埋骨之地

写SLASH时我叫王白先生

【盾铁】战后情书(书信体)12(第37-40封信)

嗯哼!介于本本明天就要在CP19上和大家见面了(忐忑,儿纸我自己还没见到,据说萌萌哒)……今天还是赶赶进度吊吊胃口吧!倒数第二章啦!

嘛抱有疑虑的童鞋也可以看完再决定是否值得收……我向来都是全文放出的~从来不吊胃口不饥饿营销,飘柔,就是这么自信。(不不不想想要糊墙一点也不自信)

通贩地址

--

「第三十七封信」

史蒂夫·罗杰斯致托尼·斯塔克

 

托尼:

我知道我得回去但是……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也许是因为根本没有路。我能抵达七十年后的未来,遇见你,完全是借由外力引发的一场意外。那发生的概率会小于——按你的话说——多少多少来着。

我一度曾觉得这很浪漫,像命中注定的一个奇迹。你给了我一个家,给了我一条衔接过去和未来的纽带,给了我脚踏实地的理由;我终于觉得我真正的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不是虚浮在空中,像一个二战的幽灵。别急着反驳我,我知道我看上去是什么样的:总是拧着眉头,做出一副坚定不移、令人信赖的样子;我恨不得我的肩膀更加结实,好让它们看起来更加可靠。我总是需要锻炼,除去格斗技巧方面的步骤,我仍然花费大量时间在最基础的肌肉练习上。实际上,血清已经不会使得这些肌肉更强,或者更弱了,只要不出现营养失调或脱水,再多的训练也不会使我变得更结实,或者更瘦弱。我这么做是因为我需要认可自己,我需要让我的意识明白我的一切并非不劳而获。

你知道,你是对的,你曾说过——我的一切都来自于一个瓶子。正因为你是对的我才会如此生气,因为你揭穿了我,轻而易举地,毫不在乎地。我并非妄自菲薄,我知道即便只有140磅的时候我也并非一无是处,我所坚持的理想从未改变;而即使到如今,世界上也仍然有比140磅还要轻,比五英尺四英寸还要矮,比我当初罹患的十余种慢性疾病还要多,却仍然在奋斗着的值得尊敬的人们。但如果我还只是当初的那个我,我不会拥有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恐怕不会如此轻易地得到如此之多的机遇,不会从那么艰苦的环境中一次次死里逃生,不会有那些无端的艳遇,更不会在这个时代以这样的姿态遇见你们。

我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坚定,坚不可摧。我无数次在梦中惊醒,梦见我被夺走了所赋予的这一切,再度变成那个女孩儿都不屑于多看一眼,连活下去都十分困难的布鲁克林穷小子。我害怕一旦入睡就会像70年前那样无法醒来,但事实上,睡眠的过程本身就相当寒冷,会冻得我浑身打颤。这寒冷令我太过想要拥抱着谁入眠,所以我对约会来者不拒;但我又害怕我内心的秘密和恐惧最终被昭告天下,所以每每在最后关头拒绝。但人们反而因此觉得我旧情难忘,是个专一的好人;他们希望我正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完美,就像我对大家说我不需要过多的睡眠时,没有人怀疑反而觉得这是件天大的好事,“真幸运,你有那么多时间完成电影清单”那样。我是个骗子。我只是因为无法入睡和害怕被留下才疯狂地看电影。我害怕我不足以得到你们的信赖,或者跟不上你们的脚步;我害怕被抛在后面。我尽管还没有拥有过你,却已经害怕失去你了。

现在,我又在这儿了。这是我的灵魂最熟悉的地方:毕竟曾在七十年漫长的不见天日的寒冷和黑暗里,我都和它相处得不赖。但当初我没有找到离开的方法,现在我仍然毫无头绪。

我忍着牙齿打颤的刺骨,咬着笔杆,用一只手按着另一只,给你写信。因为也许这就是最后一封了。我质问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发现我爱你。那样也许一切都不会太迟,我不会像这样伤害到别人,伤害到你,再伤害自己。

我想我其实早就知道这一点。我早就知道我爱你,只是拒绝承认,或者害怕正视,所以我用最为厚重的冰雪,把它、那艘战斗机、还有过去的我自己一起埋在我内心最深的地方。多么寒冷的内心啊,我站在这儿时才终于发觉了,它不过是一片白色的荒漠,一无所有的汪洋。我和我的棺木漂浮在里头,在时间和空间的缝隙里流浪,孑然独立,无人知晓。

我低头去看,原本就单薄瘦小的胸口,心脏的位置多了一个新的孔洞,鲜血从里头汩汩地流出来。我在变小,也在变老。但这突然使我有一种释然,就好像还完了所有的账单,勾去了每一条列项,写完了最后一页纸。我在你胸口留下的那道伤痕,是否也曾这样疼得洞穿胸扉?而看着别人离开的背影却无力挽回,是否也会同样地感到孤单绝望?在我看着你安宁沉睡的面容时,我意识到就像我希望在你的生命里留下痕迹那样,我做的一切,是否只是徒劳地给你添上无法痊愈的伤痕?

我在等这一枪,就像在等一个迟迟不来的电话,都是我应得的报偿。我在向后倒去的同时,看见真理的子弹正在贯穿我虚假的伪装,切割我冷冻的心脏。有一个又瘦又小,不知道活不活得过明天的瘦小孩子蜷在那儿,红着眼睛重重地咳嗽着,用仅剩的气息在冰冷的玻璃上呵出苍白的印子,往上头写着字。

 

他也会爱我吗,他不确定地写道,

那个对的人?

 

 

 


 

「第三十八封信」

特查拉致托尼·斯塔克

 

斯塔克先生:

非常感谢你在近期以瓦坎达为中心、接踵而至的一系列涉及超能力者、注册法案以及政治纠纷的事件中挺身而出,以及作出的牺牲与贡献。我为我某些程度上的轻率、莽撞和缺乏政治敏感而感到抱歉,希望你理解我接任父亲的职位过于仓促,因为我灵魂的某处始终并未接受这一事实,从而真正做好应有的准备。而如今我在适应这一位置所带来的压力和责任的过程中,认识到我的敌人恐怕并非只有使用拳脚和能力便可以对付的对手,而我们所处的位置使得我们始终都要如此不为人知地与无形的巨人对战下去。

你关于此事的预测和见地相当正确。截止目前,虽然以狡狯闻名的异人极端领袖马克西穆斯已经逃出我国地界,但我们在各方协助下成功将克劳与他所联手的异人雇佣兵赶出了我们的土地,并彻底捣毁了振金的走私渠道和通路;而在纽约的复仇者们为我们追回了一大批已经走私到加利福尼亚的振金,并查到了真正在幕后的操纵者——应该说,除了美国政府以外,其他国家恐怕很难付得起购买如此大批量振金的金额、人力以及制造成本。相信我们接下来可以解决这事。

不,我不打算和他们谈论正义,指责其罔顾主权、经济、人性或者某项国际法的条款。但我们也许可以以此为筹码做个交易,比如双方先前一直僵持不下的关于詹姆斯·巴恩斯的引渡和治疗问题。这是我在近期内向你学习到的:并不一定只有伸出獠牙、穿上制服、挥出拳头的时候才叫战斗。战甲和西装都是我们的制服。

至于这一批振金,我将其捐献给复仇者联盟,希望在你的监督下用于增强总部的建筑强度和各位复仇者的武器及护具,以应对我们接下来必将面临的更为艰苦的战争。希望这可以向你表达我的诚意、敬意以及歉意,并向你和罗杰斯队长致以瓦坎达最高的祝福。

 

你忠实的朋友,

特查拉

 

 

 


 

「第三十九封信」

史蒂芬·斯特兰奇致复仇者联盟

 

尊敬的复仇者们:

我非常、非常、非常恳切地要求你们不要再深入你们不擅长的领域。而以后如果再有这方面的需求,请及时联络我。

因为这可能是一次历史性的对话,所以我特意写了信。各位,我是驻守纽约圣所的法师,史蒂芬·斯特兰奇博士。没错,很高兴见到你们,虽然我其实只和你们中鼎鼎有名的外星来客有了一次较为体贴而愉快的会面。不过,介于我们很快将在纽约聚首,请将这封信当作一个友善的事先邀约:随时欢迎来曼哈顿布利克街117A的鬼屋探险。

我自从学习法术以来,一直以为我们是从两个不同的层面守护世界,彼此遵循着虽然没到老死不相往来,但至少互不干涉的协定。一个神显然还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不过,当复仇者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开镜面空间,还差点儿导致两个人都回不来的时候,我想我必须就我们之间的“术业有专攻”问题进行一次严谨的划分与讨论了。在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和对空间概念有着任何理解的前提下,我不得不说那从头到尾都一次莽撞、冒失、毫无计划性的蠢蛋尝试。最令人震惊的不是你们成功了,而是你们居然活着回来了。我觉得我们都坐在拥有无限不可能性引擎[1]的飞船上面。

我不得不提醒红女巫:介于你所拥有的强大精神能力,你需要学习多重宇宙以及多元空间的理论知识,以免再犯下相同的错误,或者更有效地拯救生命。如果你有意向,我愿意告诉你一些窥得门径的办法。

另外,我通过异空间感知到,宇宙中的不安和躁动显然即将波及我们的星球;而索尔告诉我,关于我们所守护的阿戈摩托之眼,亦是时间宝石,与你们所拥有的心灵宝石一并,成为了侵略者的首要目标。我们的敌人异常强大,我希望我们可以通力合作,各展所长。

其实,如果你们早点找到我,或者索尔来找我的时候能用更为简单通俗的语言解释一下这回事儿,过程根本不必变得那么惊险。对于一般人或者普通的空间操作者来说或许很难,但将灵体从镜面空间拉回现实对我来说只是动动手指的事。事实上,我在纽约圣所感知到你们的莽撞尝试即将导致镜面空间破损之后,从我这一面着手维持了空间恒定。我希望你们从这个案例中看出我们加强联络和沟通的必要性。当然,在那之前,你们得先治好心碎,修复裂痕,我不是这方面的医生。

无论如何,我对你们挑战未知的勇气感到敬佩。

 

史蒂芬·斯特兰奇


「第四十封信」

复仇者致我们两位昏睡不醒的傻瓜领袖

 

老爸老妈们!!

你们好啊!!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像中餐馆案板上的剁肉一样爽透了?从生死线上走一遭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对了,你俩猜猜为什么是我起头?为了这个事儿我们特地开了个远程会议,关于怎么在你们醒来的时候办个盛大的派对并且给你们惊喜礼物的事。我强烈要求参加进来并提出了这个棒透了的主意。我看到幻视在写信了。喔那真让人脸红哦,瞎了狗眼。他和旺达的所有信的第一句话都用两个感叹号,你们知道这是谁的主意吗?

因为我在会议里最为积极表现并且踊跃发言,所以给你们写信的开头的重担就落在我身上。这真是一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我得保证你们看到后会喜欢,而不是把它烧掉。所以来点好消息?我得说,我这段时间可干得真不赖,纽约算不上和平,但也没受到破坏。犯罪分子们一茬茬地受到了制裁。但你知道,我快要毕业了而且需要准备论文;如果斯塔克先生来得及帮我看一看就好了。

我听说有复活节派对?不,我没偷看幻视的信。最多只是我在倒挂在天花板上的时候不小心瞥到一眼。我会让梅姨准备好派和面包的!没关系,我会跟他说是打工的地方开优秀员工趴。那时候是不是就可以听到整个故事?我太好奇了。总之,我等不及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已经抱啦。能再看见你们真好,以及如果你们再吵架,我就把你们用蛛丝裹起来。(我上次咋没想起这招?)

彼得

 

楼上的,留点空间给其他人!

好——吧,我现在觉得这是个蠢主意了,不叫停彼得他能写一天一夜。你们之前的通讯计划里没有他是明智的。

嗨,欢迎回来,二位。这是我们准备的惊喜信封。镜面空间的蜜月旅行怎么样?等不及要听你们的历险记了。其他人都没事,可能有人擦破了点皮,但我们赢了。而现在,在等你们醒来的途中,所有人都在一间房子里,像往常一样露出笑脸,就像这儿只不过也是那个玻璃似的幻境。你会想要花时间确定一下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慢慢享受吧。

娜特

 

我完全没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我被叫回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只是躺在那儿。一个睡着的斯塔克实在没什么乐趣。而队长本来就没有乐趣。但他们纷纷表示这是历史性的一刻,所以我们认为应该趁此机会拍照留念。一开始只是让你们隔着病床的过道握手。但女孩儿们都不满意,所以我们把床拼在一起,让你俩摆出拥抱的姿势。但这太普通了,根本称不上是历史性地、能够流传千载的作品。后来,就只是灵光一现:我把你们摆成了各种世界名画造型。彼得会是个了不起的摄影师,他有天分;其他人合力完成了布光的各项要求。总之,那些作品堪称艺术品。想想吧:两个插满管子的超级英雄顶着毫无防备的睡脸摆出《创世纪》,那绝对有着某种意义。

我们已经决定把它们裱起来,挂在复仇者总部里。我以后就不用当面嘲笑托尼,只要嘲笑穿着病号服的《沉睡的维纳斯》就好了。

克林特

 

派对上还应该买什么!!

我没办过派对。还有一个帮不上忙的幻视。如果有什么地方准备得不好请不要介意,但我觉得你和队长大有睡到复活节的架势。我想还是先准备起来比较好,既然大家都看上去不像是打算自己挽起袖子干活的人,(想想吧,索尔)我想我比较适合来做这个。我喜欢买东西。

我给大家都准备了礼物;幻视试着做了菜。奇妙的,他的厨艺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这种学习能力真令人嫉妒。对了,我的精灵树升到最高级了,我喜欢那种等待了很久很久、付出了很多很多看似无用和犯蠢的努力和坚持以后,终于让它开花的样子。不过,游戏里已经很容易啦,设定上要一千年呢。我为它做了一首歌,派对上弹给你们听。

旺达

 

没什么要担心的。有点遗憾我们没搞定那个马克什么的,异人族的水显然比想象中深(恐怕我们之后还有得和他们纠缠);但克劳显然已经属于退出历史舞台的类型。我至今都不敢相信红骷髅没在中间掺合一脚。不,我拒绝相信这个。我会查出来的。

他们叫我不准谈公事。但我都写了这么多字了,总不能划掉。我上一次写这么多字还在高中毕业那会?我写了那么多他们还给我不及格,这简直没有人性。

你们没事太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过我得说,我还是没绕过来你俩到底这是什么破事,还有大家怎么就都这么坦然接受了。女人们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妈的。你们——我就坐在这儿了,你们醒过来就得给我解释这个。尤其是你,史蒂夫。你知道我最近怎么都戴墨镜吗?

山姆

 

我成功做出了一个味道上佳的汉堡,斯塔克先生。这对于我而言可谓了不起的突破。为了保证您和队长醒来后能够品尝到较为合乎口味的汉堡,我不得不让所有复仇者都品尝了一下我各个阶段的试验品,并给出口味分级。我对在实验过程中造成的生理与心理创伤表示抱歉;但并没有造成食物浪费,无论多少试验品,最终都以较高的评价进入了索尔先生的胃里。当然,我怀疑仙宫人的生理构造与人类不同,以其承载量而言,推测其实际上并没有类同于人类胃部的这种器官。

另外,我对于感叹号的使用能够强调感情这一文法概念有了全新的理解。

幻视

 

呃,哇。他们让我来写这个,什么来着,惊喜信封?我不过是养了个病,却觉得简直错过了一个世纪。这年头干活儿根本不能休息,否则就要被团队抛弃。老天,托尼——你怎么——你又怎么——谢天谢地。我现在已经能很熟练地使用辅助支架了。派对我会去的,并且保证尽可能少地念叨你。

我为你高兴,真的。我隐约听说了一点,不过我要亲眼所见、听你亲口说出来才相信。你一直都像是被倒霉附身的可怜虫,我不敢相信你终于轮到了这样的好运;而且你总会搞砸所有你在乎的人和事情。这一次你会抓住的,对吧?老天爷。你必须做到,我简直语无伦次了。相比这个,你其他那些令我血压升高的破事都可以忽略不计。

另外,史蒂夫。快把他拿去。把这个烦人精拿去。感谢你对全人类作出的杰出贡献,并请永久保留我因此揍你的权利。

罗迪

 

嗨,队长,还有斯塔克。我想这才是复仇者的完全体?我是个新来的,没什么发言权。不过我在期待一场真正的复仇者级别的战斗了,让我回家可以跟女儿吹嘘的那种。老实说,我听到某个事实的时候没太惊诧;我前妻一直以为我在同性恋权益机构工作,而我发现她可能有预言家的天赋。抱歉,我就是爱多嘴,以及凑热闹。

欢迎回来,以及这次我一定坚持派对上有个新人介绍环节。

斯科特,会变大变小的那个

 

吾友们!听闻汝等自异界凯旋而归!而此间敌人亦溃不成军!胜利之后必当有美酒佳肴、狂欢聚会!明日之战且付明日,而今夜唯欢饮达旦可慰平生!胜券在握,酣眠在侧,好酒在杯,爱人在怀,此生何其幸也!愿汝二人抵足并榻,梦尽方觉!

吾取仙宫佳酿,并置月桂树于厅中,以彰英勇。幻视所制汉堡风味实佳,但吾更为偏爱鸡腿。试想宴会之时,英雄竞啖鸡腿,岂不妙哉!二位已在参赛名单之中,勇士从来不惧此等挑战。

索尔

 

欢迎回来,队长,托尼。真不容易,我想那一定很艰难。我推想过在变成大个子的时候这一个‘本我’究竟在哪里,现在想来那恐怕和旺达所描述的这个空间相当类似。那需要直面并战胜最为真实的、脆弱的自己。而你们做到了。

我为你们高兴,为你们的错过和相爱;我也为我们高兴,为我们重聚和坦诚。也许你们发现了:只有你俩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能在一起。我们也许都习惯了孤独和漂泊,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从此只能孤身一人。如果所有的战斗最终都能导向这样的结果,那么打架也没想象中那么坏。

布鲁斯

 

我想我还是写上吧,恭喜出院。派对我会去的,我很期待。

以及……我很抱歉。看到你没事真好,史蒂夫。还有我接受了,你的分手。另外,我觉得你是个烂人。尽管每个人都在说没有比你更好的人了。那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跟你谈过恋爱。你绝对是个恋爱烂人。斯塔克,教教他。把他变好点儿。

莎伦

 

我作证,他真的很烂。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烂起的。

我该写什么?我已经是复仇者了吗?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加入。我会想的。我会有工资吗?我有点想买的东西。

我从来不感谢史蒂夫。我不知道你们干嘛都感谢他。他搞糟了一切,迟钝得要死,而且基本上啥事也没做。是我去搞定了马克西穆斯的什么鬼仪式。我差点就抓住他了,操他娘的。为什么我今天才收到我的胳膊?

抱歉,我刚回来,看到写有我名字就拆了,没想到是复活节礼物。虽然迟了点(或者早了点),但是收缩式加农炮太赞了。以后赠送礼物请至少配赠使用手册,介于我刚刚差点炸了这里。你俩现在医疗柜的墙面上有个大洞。

该起来了,老天,别像连体婴儿,看上去正在等人给你们换尿布。我怀疑你装睡,史蒂夫。我要是猜对了,你输我10美元。

巴基



--

[1] 《银河系搭车客指南》梗,安装无限不可能性引擎的飞船以极低的概率作为航行能量。文中提到的“无限不可能性引擎”喻指极端不可能的小概率事件。


评论(18)
热度(206)

© 埋骨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