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骨之地

写SLASH时我叫王白先生

「盾铁」合理猜测 13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八月太忙了我的锅,隔了这么久才更新。
这章也非常耗力,好在大事件终于算告一段落。
赶紧结束终于可以谈恋爱了(不

13
"天啊,千万别,……J,回答我?贾维斯?"
「错误指令。错误警报。错误运转程序。错误……先生,我……我知道——但是——甜辣酱?……错误指令。错——报。危……救。程、和令。」然后只有报错的提示音,再也组织不成完整的句子了。
托尼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他对自己说,你不能比一台机器人还要慌张。老贾是你造的,他只是暂时陷入了正子怪圈。从他还能回答来看,还没有到心智冻结的地步。他不会有事,斯塔克家的七级智能没有那么脆弱。
"我知道了,好的,没事了,乖孩子。歇一会儿,我会直接覆写命令,修正径路,你会没事的。坚持一下,我会治好你。那不是你的错,用上我给你的七级判断力,你就知道是我全权接管命令。责任不在你。"
他必须覆写盔甲的代码,至少让基础机能运转起来,但那需要时间。贾维斯——他不确定贾维斯的正子径路在这样的情况下遭受了什么程度的毁坏。对于以高智能著称、以人类福祉为最高法则的顶级自主机器人,这样的失误对它而言是尤为严重的打击。
他感到盔甲内部线路和数据层里的颤动,机器人像是在挣扎着对抗损坏的正子部分,从破碎的残躯里艰难地给予他一些回应。极大的愧疚感呼啸着淹没了托尼。是我的错,他想,我分神了。他使用虹膜指令接管盔甲的物理层,恢复了广域视野;寻找着史蒂夫他们舰船的所在。套在几乎不能动的盔甲里他没法解开双手进行正子编程。如果他们中有谁能够回收铁人——哪怕只是提供减压舱、能让他双手卸出来,他就有办法修正这个。他不能失去贾维斯,这个机器人对他来说……比起其他七级智能有着更为不同的意义。
他的盔甲震动得更厉害了,好想挣扎着想要发出某种悲鸣。「示,危、救。令。……救。」贾维斯断续地说。
"是的……是的。我会的。"托尼安抚他的机器人,一边艰难地挪动着手指,试着调出虚拟键盘,在真空中实施正子覆写,哈。如果成功了的话,恐怕可以申请某项宇宙纪录。
还不算晚。我还可以补救;我必须呼叫史蒂夫他们,也许他们来得及去救那艘船上的人。只是炮台损伤,如果隔离适当的话,伤亡可以减低到最小。如果史蒂夫——
天啊。
史蒂夫。
托尼把视线从起火的舰船上艰难地挪开,环视整个位面。史蒂夫的救援船就在不远处;但A.I.M.的大天使舰船如同潜伏在暗处的猎食者,从碎石带后方露出一角,螳螂捕蝉。登陆艇环绕着封死了他们所有的逃亡路线,他们被包围了。大天使的千万级能束炮台这一次对准了史蒂夫他们所在的机动舰。
"……不。"机器人学家无意识地喃喃。他感到呼吸被人扼住喉咙似的一阵停止;大脑好像蒙上一层令人恐惧的白雾。只有这个不行。不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我宁愿你瞄准的是我。
他几乎要踢打着自己的盔甲了;但物理性的作用力只让他愚蠢地悬浮在虚空之中,无力地翻了一个跟头。"求你,贾维斯。你不能——不能让我就这么看着。我……"他徒劳地、缓慢地在宇宙间用物理作用力挥舞着手臂,操作着尚且能够调用的电子键位,通过虹膜指示进行确认;他打开了一个先前从未动过的盘区。"当然……我还有这个。"他知道这是最后的一个办法;也许是最后的一系列办法中的第一个。
没时间修改正子径路了,更没时间重新编程。他要从存储着奥创的正子径路中,直接提取可以逾越第一法则的径路信息,让贾维斯在最快的时间里动起来。
他必须得这么做。
"拜托了,给点时间。我能……我能搞定这个。不会再有任何人死去……我发誓。"


"娜特,和他们谈判,拖延时间,"史蒂夫的声音像一把刀,切开空气里凝重的疑虑,"我们朝墨丘利号靠过去,先救人要紧。"
"可是——"
"他们封锁了几乎所有跃迁需要的加速距离。"山姆说,他的双手像是自由落体似的重重地拍在操作台上。"所以没有可是了,也许你可以和他们谈谈俘虏待遇。我倒不是悲观,但其实没什么差别。"
娜塔莎叹息着飞快地操作着面板,发出求和讯号。"恐怕他们不会想要俘虏我们。"
"我们应该先回收托尼。只要有他在就能牵制A.I.M.……"
"是不是坏掉了?那家伙。"巴基沉着脸色看着舰桥的环幕里、位于视野中央却毫无生气的金红盔甲,"不管是什么理由,他刚刚攻击了人类。"
"喂,我是说。如果机器人过失杀人会怎样?电影里面总是……"山姆说不下去了,他求救地环顾周围,发现所有人都缄默不言,这让感应门开启的声音显得尤为刺耳。全副武装的克林特走了进来。
"根据不同程度和方向上的正子径路错位情况,可能会出现不同等级的心智紊乱、逻辑紊乱、控制失调、自我伤害,最严重到心智冻结、或者自毁的程度。"
鹰型机器人回答了他们不愿直面的问题,然后转向史蒂夫:"队长,我必须——我会带着鹰型们尽可能回收托尼。请你们按计划朝墨丘利号靠过去。"
"停会儿,伙计们。铁人刚刚突然擅自行动才飞到这个位置,托尼为什么要命令它这么做?他不可能是打算攻击墨丘利号的舰船……等等,"山姆注意到屏幕上的提示,"一个民用线路上的救援信号。"
史蒂夫躬身凑近了那闪烁的小点,那细微的光芒挣扎着闪烁倒影在他的蓝色虹膜上。"接进来。"
"嘿,我确信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山姆咕哝着说,但他仍然打开了对接通讯;娜塔莎抱怨地咕哝着,咒骂着狗屎的先锋科技。但他们的工作效率依旧相当惊人。"救人从来没有好时机。"史蒂夫强调这一点。
屏幕里率先出现的是通过近距离反射通讯接入的救援信号,那来自一艘A.I.M.的维修艇,屏幕上模糊地出现了一个疲惫而惊慌的科学家的面孔。
"我,呃……,你们好?我不是——我没料到真的有人会在这种情况下……接通救援信号。我是说,我叫约翰•克劳利。当然这不是重点。我想你们会想要知道……托尼,对,托尼。他——……他在那儿。"
他的手颤抖地指向某个方向,又很快明白自己的徒劳,于是给出了具体的坐标和图像。"他在盔甲里面,"科学家语无伦次地说,"他逃出来了。我这么说能理解吗?你们会救他对吗?如果。我是说,如果默多克发现他逃跑了……他很快就会发现的。但如果你们救他……一切会对你们比较有利。"
山姆一头雾水。"什么?你是说托尼?是看起来像人的那个?他不是在你们的船上——"史蒂夫却猛地凑过来,他几乎把山姆挤倒,好像要逼近对方那样徒劳地凑近取像器。"他在哪儿?他逃出来了?他在盔甲里对吗?他还好吗?"
"我想是的?……噢,是你,你是和他一起的那个议员……谢天谢地。他一直说要找你。"克劳利在胸口下意识地画了十字,"我想这信息对你很重要。他是为了救我才……请你帮帮他。我想这也能帮到你们。"
娜塔莎飞快地掌握了情况,她立刻对操控舰艇的船员喊道:"把我们能量武器全部锁定铁人!"
"什么?不。"克劳利惊慌地叫,"你们要做什么?"
"相信我们,没有人会放弃托尼,也没有人会放弃求生。这只是牵制,"美艳的外交官解释道,"我们需要争取时间,救援别人以及等待救援。"她和巴基左右手按在史蒂夫各一边的肩膀上,这让大个子绷得过紧的肌肉逐渐松开了一隙。史蒂夫咬了咬牙,他们的舰艇几乎快速地绕过托尼所在的位置却没有停下;他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主环幕上的静静地飘浮在虚空中的机器人。
他是个机器人,史蒂夫强迫地对自己说,你现在去救他也无济于事。这艘船上没有机器人学家,你那点儿可怜的知识也没办法修好一个陷入正子圈的七级智能。这是目前来看最好的选择了。
另一边,屏幕里的A.I.M.科学家仍然在徒劳地和下定决心的娜塔莎争论不休。克劳利难得摒弃了他平常慢吞吞的架势,语速和语调罕见地严厉起来。
"听着,你们得救他。我向你们发出救援信号是因为我觉得你们会救他……你们不能拿他当筹码。"
"感谢您的帮助,我猜也是您帮托尼逃出来的。用维修船?不错的主意。请让你的船靠近我们好吗?我们会准备桥接好让你登陆到我们船上来。"
"不,我不是要你们救我!……我不需要。我得回去……你不能拿这事当筹码。我要你们救他,并不是要把自己搭进去。我得回A.I.M.……你们根本不知道……"
娜塔莎惊诧地看着他。"听好了,这位先生。我想你肯定有把柄或是家人在A.I.M.手上但是现在我需要你看清局势——他们根本不可能放过你——"
通讯却陡然切断了,并不是干扰之类的原因,而是有更优先级的讯号插进来强行中断了链接。娜塔莎看向舰桥里的其他人。"默多克发现了。"她说,她命令技术人员,"他发送的是救援信号,我们之间的通讯波仍然连着,按照刚才的反射路径,反向监听他们的通话内容。"
"你给默多克发什么了?"
"我告诉他托尼逃走了,现在在我们的控制下。他肯定会向这艘维修船求证,这会花费他一些时间。如果他打算攻击我们我们就直接毁掉铁人。我们距离更近,按照能量传播速度来看在他们攻击后作出反应也游刃有余,相信他们已经计算出这个结果了。希望这个僵持能更久一些,奥罗拉的军队应该已经察觉了……希望他们快点,但愿他们尽快赶到这里。"
巴基深吸了一口气。他不信任地抿着嘴,看着屏幕上的光点。"那艘维修船真的会乖乖配合我们吗?"
"往好处想,至少它帮了我们的机器人;为什么不帮我们第二次呢?"

克劳利浑身发抖,默多克的脸孔气势汹汹地出现在屏幕上,光是这样就令他几乎条件反射地感到害怕。"不,没有,……我是被迫的,是他挟持了我,"他气息赢弱地申辩道,("一个机器人挟持你?!"默多克不可信地大叫,)"我完全……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一切都太快了,而我只是个科学家。"
"所以,你要证明你忠于我吗?"怪物黝黑深陷的眼窝里透出凶恶的光芒,皱巴巴的脸拧成一团,"向默多克证明这个,就现在。否则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克劳利难以抑制地想到家人的惨状,他忍不住簌簌发抖。"我……我当然……是忠于A.I.M.的,……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证明这个。……我会……我会把它带回去。它不在那些人手里。"
"好的,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知道,只有一次。如果你再出错哪怕一点点——就再也没有什么机会了,再也没有。默多克言出必行。上次我怎么对那个把我可爱的实验老鼠弄死的家伙来着?"

在那么多先进舰艇和能量武器的环绕下,一艘大小跟维生舱差不多的破旧的维修船实在是不起眼至极,它的行动也没有太多人在意。
娜塔莎扔下监听耳机:"阻止那艘维修船!"但已经来不及了,原本看上去像是要和他们所在的机动艇汇合的维修船,倏然在托尼身边停下了,它的两个艇外维修的工具钳从船腹伸出,将金红色的铁人准确无误地紧紧箍住,然后保持着慢悠悠的最高速度,向着大天使级的A.I.M.舰船返航靠拢。
"能瞄准打坏它的动力泵吗?"
"不能,它太小了……宇宙航行法也规定不得攻击这种类型的舰艇……而且,即使攻击,能束精度无法保证击中船身而避开铁人……它们太近了!几乎是绑在一起的!"
"可恶,那个看起来像是老好人的家伙居然是故意的吗?他算计好了要拿铁人当挡箭牌!"
"恐怕不是这样,他冒险把托尼救出来承担的风险更大……为什么出尔反尔?A.I.M.给他的枷锁还是太重了吗?"
"我们还能做什么?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托尼好容易逃出来又被带回去?"
"没有办法!!墨丘利号上的伤员正在通过桥接过渡到我们舰上……我们根本没办法现在去追!"
史蒂夫抓过话筒。"试所有的办法,替我连上托尼。呼叫他,也许他会醒。"
"史蒂夫!别犯傻!机•托尼•斯塔克是个机器人!他不是因为撞击或是昏阙失去意识的人类!你得修好他的正子怪圈才能——"
"他是七级智能!他那么聪明!我相信他和一般的机器人不一样——他和所有机器人都不一样。也许我呼叫他的话他能——也许他只是需要一个方向——"
他的船员都沉默地看着他。"史蒂夫,你有没有考虑过另外一种可能?放弃……你的机器人。"娜塔莎艰难地开口,"我知道托尼对你很重要。但回收一个几乎心智损毁的机器人和我们两艘船上数十人相比,你知道的。我们当然很感激他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优先去救人……往好处想,托尼也并没有默多克要的东西,所以当时他才会自己选择留在那儿,让你回来……"
"好了,"巴基拦下了娜塔莎的劝说,直视着好友的眼睛,了然地得出结论:"他当然考虑过。"
史蒂夫也沉默下来,他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罐突然被踩灭了引信;张了张嘴,却在发出声音前再度望了一眼环幕。
"……我们和墨丘利号还处于桥接状态吗?"
"是的。"
"那么,不只是伤患。把所有人……都转移过来。"
众人面面相觑。
"我……"议员干涩地说,"还有个计划。"


虹膜能够操作的部分有限,但托尼仍然精准地锁定了相关的数据。
覆盖。读取。运行。重启。
"抱歉,贾维斯,但是来吧,伙计。我对你有信心。你不是只靠三大法则约束行事的机器人。我不只是依靠正子脑设计的你。你能搞定这个的。"
重新上线装甲需要时间,感谢史蒂夫他们,能够拖延到这个份上;要知道,他在计算可能性时,在他能进入重启程序之前就全军覆没的可能性占到了百分之二十六,当然,进入了以后也仍然还有百分之十七。
但是克劳利的维修船的维修固定翼将他钳住的时候,托尼着着实实地吃了一惊。但他明白这个毫无自由的男人所背负的沉重的壳:他同样在艰难地保护着他最为珍视的部分。你很难以责怪这样的人,他已经为了一个陌生人赌上了所有的可能性,那恐怕并不比当个英雄痛揍混蛋们更加容易。想必默多克已经对他下了最后通牒;对大头怪的恐惧已经植根在他的精神层面。然而全盘重启覆盖的过程中,托尼只能像个玩具一样任人摆布。他试着对通讯设备喊话,在听到自己盔甲里的回音就放弃了。"这太蠢了,"他喃喃地说,"逃出来,再抓回去;好像我是某种二维游戏里的奖励。约翰,你是个傻瓜,即使你抓我回去默多克也不会放过你。史蒂夫也是蠢蛋,只想着逃跑的话你早就跑了,事情也不会变得这么不可挽回。当然,我也是蠢到家了,如果不是当时那一下分神——"

"哟,我听见了什么?你居然敢于承认自己蠢,真是不容易啊,托尼。"
有熟悉的声音通过接触传递透过盔甲传来,托尼透过狭小的视窗看到鹰眼和他的作业小队。机器人红色的护目镜上闪过万亿次高强度计算的数据流光,脸上露出笑容。
"嗨,托尼。你还好吗?我想恐怕是贾维斯动不了了。你没事吧?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如果背景幕不是浩淼宇宙的深黑,托尼还以为自己是在某个住人星球的别的地方。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不对劲。他接收到的声音是通过数据模拟震动传递过来的。鹰眼不是彻底的裸露宇宙环境作业型的机器人,更何况——
"克林特??你怎么在这里?!"
"呃,第一法则?"鹰眼歪了歪脑袋,轻松地回答,"你听起来没事,真令人高兴。我的鹰型小队正在试着拆除这艘维修船的固定钳,再不济我们可以炸掉它,只是有一定的风险。你知道,我这个状态撑不了多久。"
"我没事!我修改了正子径路,盔甲正在重启,完全能自己搞定这个。你给我立刻回去,克林特!你在宇宙空间里长时间作业会受到永久损伤的!!"
"我当然知道。"克林特耸了耸肩,"但第一法则,你懂的。你才是机器人学家。我没有办法推论出你重获行动力和安全的可能性,所以必须待在这里,即便我失去运行功能,我还可以最后命令鹰型们把你带回去。"
"拜托,小鸟!别连你也犯蠢!今天犯蠢的人已经够多了。"托尼虚弱地、徒劳地看着盔甲重启的进度,"求你,我不想再失去什么人了。"
"我只是个机器人,所以你即使失去我也不会失去什么人,我以为你聪明的足够知道这一点呢。"鹰眼轻松地说道,他们拆下了一边的固定钳,而另一边却因为这艘船过于老旧而卡住了。他取出一支微型的定位爆破箭,瞄准衔接的关节处;而一只鹰型立刻同时攀附在铁人的肩膊处。
"得了吧上帝啊!我当然知道你不只是机器人!!"
"不,我现在的确只是机器人。不过你不这么认为,我得说我挺高兴。"
爆破悄无声息,也并没有造成二次伤害,但脱离的一瞬间鹰型展开双翼,拖曳着托尼向后分离到安全的区域。几乎同时,盔甲内部的各项系统指示和数据灯终于依次亮起,视野界面也重新打开;他的七级智能机器人重新上线了。
"贾维斯?"
「你好,先生。抱歉之前下线了,我丧失了那一段的记忆,正在检查日志……」
"别检查了。我回去再仔细修你。现在告诉我运行问题。"
「非常糟糕,先生。推进器和弧光炮全部出现了抵触命令和径路烧毁的情况。我想重型武器都不可以使用了。我正在检查错误原因——」
"不,别查了,那很正常。就,让我们速战速决吧,没必要一群蠢蛋一起犯浑,如果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的时候,不是吗。"他眉头紧拧地看着数据表,"在我使用最高权限呼叫你时,告诉我你发送了备案给机器人之家,好伙计。"
「当然,先生。机器人之家时刻关注您的生命安全。」
"好极了,那他们一定离得不算远了……帮我用最高权限呼叫它们,贾维斯,我假设你的通讯设备还能使用吧?"
「是的,先生。不过我得提醒您……」
"风险?还是责任?"
托尼透过广域视野看着对准他的炮口,A.I.M.的大天使级正调动着它最大的能束炮台,显然,它似乎已经不在乎连着维修船一起轰飞,只为了掩饰某种失败的泄愤。六倍的大脑显然也放大了它六倍的喜怒哀乐,让它的情绪变得难以控制。显然,这第三次的脱逃已经深深激怒了它。
他转而去看史蒂夫的舰船。他们的炮台同样对着自己,这并不难以理解,只是权宜之计;但却让人不太舒服。没人被自己的同伴这样指着还能感到舒服。不过,我们是同伴吗?
他按下紧急线路,占据了所有的星际反射坐标测算最近的联络基站并且强行征用——即便是最为发达的奥罗拉也没有这种技术。
"最优先:监督者呼叫机器人之家。三主脑,我亟需援助。向全部七级以上智能机器人发送最高等级的呼援信号。——维罗妮卡……好姑娘。你在简直太好了,最高速度,到爸爸这儿来。"他搜寻着所有的近区信号,"还有谁在?帮我叫上他们。最好也是斯塔克家的,这会让后续问题容易解决一些。"
「您怎么了,父亲?出什么事了吗?我很快就到。」他的女儿焦虑的声音透过折射的信号朦胧地传递过来。
"我没事,但我需要阻止一场人类之间的大规模杀戮。贾维斯动不了了;我需要你们的力量,亲爱的。我知道这可能会导致很严重的问题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但我没办法看着这个。我没办法看着他们死去。"他喘息了一声,把几乎因为安心而溢出的啜泣咽下去,"帮帮我,孩子们。"
「坚持住,」他的女儿毫不犹疑地说道,她甚至没有再追问更多细节;腿部的高速装置喷出一道能焰,瞬间提升到所有的生命和肉体绝对不能承受的超速,金属的体态为了适应速度而压缩成一道流线型的水滴。「我们来了。」

能行,我能搞定,会来得及。维罗妮卡是三主脑,更是所有斯塔克中速度最快的机器人。托尼深吸了口气,他的情绪从极度的紧张中释放出来;但一睁眼克林特的脸却占据了全部的宇宙空间。
"你还好吗,伙计?"
操的,他还在这儿。这个大麻烦。"我一点事儿没有,求你回船上去,克林特。我能解决这个。"
"虽然你这么说了,但是第一法则——"
"去他妈的第一法则!你是人类,至少曾经是,别跟我讲定义,亲爱的,我才是做定义的那个人,我随时都能改了那些狗屁定义——求你,别让最后一点属于人的部分也死了,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我自己。"
"可是你如果死了我们就都完蛋了。贾维斯还好吗?他还能恢复吗?真让人难过,你的所有机器人中我最喜欢他了。"
"他已经恢复了。我重新上了线;只是移动系统不能使用而已。所以,求你,我都这么说了,克林特——"
"等等,你'已经'恢复了他?不可能!他陷入了正子圈……违背了第一法则是事实!这不可能修得好——你到底做了什么?!"他注重地看着托尼,"告诉我你没干比当年在自己胸口开个洞更蠢的蠢事?"
"我,好吧,我……用了奥创的正子径路中的一段,越过第一法则悖论——只是一段!我确信那是无害的而且贾维斯本来就不基于彻底的正子判断——"
"你疯了!"克林特万分讶然地瞧着他,"你会毁掉你最棒的机器人!它会被强制销毁的!!"
"我必须救所有人!我在救它——"
"那之后呢?这是无害的所以你也要给我的脑子里来一发——"
"!!!克林特!!"
"听着,托尼,你必须——"
托尼惊恐地大睁着眼睛,他仍然动不了,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无能为力;他越过克林特的肩膀看到瞬息之间逐渐逼近的部分,
"不,克林特,后面!!"
在他们上方,克劳利的维修船正在改变航向,大概是因为发现了托尼的逃走,它显得匆忙而慌乱;先前被克林特炸断的固定钳剩余的那一半钳头,随着它的动向像鞭子一样猛地甩过来,在瞬息之间重重地击中了鹰眼和托尼的头部,将他们两个人全部撞飞了出去。

铁人没有动力,他只能被这一击的重量带得不停地倒转着依照抛物线飞远。盔甲内部一片闪烁的警告,「面板损伤25%,」贾维斯报告,「我在尽力防止氧气外泄。」
"!!克林特怎么样了?"
他的机器人没有回答。铁人的铠甲相当坚固,那么被直接击中毫无防护的头部的鹰眼——托尼疯狂地在环幕的极限里寻找着好友的身影,终于发现他静静地像个溺水的人那样漂在视野的远端。他的鹰型们围着他打转,好像不知所措的宠物,然后它们逐渐朝旁边退开。
"……天啊。"他感到背部的鹰型突然行动起来,扯着沉重的盔甲朝着某个方向前进,好像开始运作某个明确的指令;托尼怔了一会儿,他才明白过来鹰型机器人在带着他飞向舰艇。那是克林特之前就设好的指令。
"不……不。你们不能……不能丢下他。他不会有事的。"但他的话语甚至说服不了自己,他知道克林特设置的是怎样的命令。他恨自己大脑里瞬间就运算完毕的加速度和力量公式,那表示有接近百吨的大锤直接砸在依靠仿生人体骨骼的机器人脆弱的脖颈上。
「……抱歉,但是先生,你需要听听这个。收到从快舰马尔斯上传来的紧急加密呼叫,」贾维斯说,「来自罗杰斯议员。」
"托尼。如果你听见的话求你回复我。我们需要你,我——需要你。告诉我你没事,你能克服这个。回到我们这一边来。回到我身边来。"
"听着,如果你还能理解的话……我们不再被动等待了,我们要主动出击。我打算以半损毁的墨丘利号为诱饵,设置自动驾驶,让它以最高速度朝A.I.M.的大天使撞过去;我们的马尔斯号会躲在它的加速轨道后面。如果它选择迂回避让——它一定会选择避让,包围就有了口子,我们就有足够的距离完成加速跃迁。相互的距离太近,它们不太可能选择直接击坠,爆炸的连锁反应会伤到它们自己。当然,这个行动仍然有相当的风险。但我只能赌一把。"
"很抱歉必须得抛下你……我从没有这么憎恨过自己不是一个机器人学家。但我相信你能够理解。我一定会回来救你。在那之前,请尽量远离加速路径。史蒂夫•罗杰斯,完毕。"

「需要回复吗,先生?」
"不,我需要加速路径,"托尼低声说,他眼前的环幕上立刻标注出了墨丘利号和马尔斯号即将进行的加速路径的方向,它们的引擎能量也有着显著的提高。显然,它们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机器人鹰眼渺小的躯体静静地停在黑暗中的一点,正位于加速路径的方向上;而攀在铁人身上的鹰型机器人,也正毫无所觉地奋力拉扯着他,往加速路径的范围前进。

"没有回应。"史蒂夫轻微地颔首,他从控制席上站起来,指节敲在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已经空无一人的墨丘利号陡然开始加速。
"杀了那个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蠢货,我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默多克挥舞着他短小的手臂,大天使先瞄准了他们自己的那艘维修艇,轻而易举地选择了开火。
"停下来,让他们都停下来!!"托尼大叫,"维罗妮卡!!"

好像某种时间静止的魔法,碎石带内的舰艇的AI系统在一瞬间全部失灵、引擎突然之间全数停转;整个宙域的时空好像切片一般顿在某一点上。只有从大天使舰炮口飞出的能束还继续飞行,有个其貌不扬的机器人突然出现在它前进的方向上,它看起来瘦弱之极,骨骼细小而暴露,并没有特别加强的部分;但双手微微张开,那能量束就变成一束光球,被它轻易地吸收转化了。
"上帝啊,阿森纳。"托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机器人。「好久不见,托尼,」有着最为老式外观的机器人歪了歪脑袋,它的脸部是六个排列的孔洞,抬起一边的机械手掌作为招呼,「我想我离得最近。」
而另一个为世人所熟知的、三主脑中唯一的女性形态机器人——有着斯塔克家标志性的红金色外形的战斗防卫机器人维罗妮卡,带着她刀锋似的足部,像女神一般缓缓地落入战场的中央;她双手平举在身侧,好像想要将双方隔离开一样;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人类能在这种近乎恐怖的强大力量中再动一步,而眼前的景象更是让他们震惊得不能动弹:从没有人知道机器人能够拥有这种等级的力量。
"停下来。"她说,宙域内的通讯设备都在同一时间里传出她极为类人的声音,"抱歉我不得不叫停了你们所有AI的运转;第一法则要求我们不能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TBC

评论(39)
热度(238)

© 埋骨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