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骨之地

写SLASH时我叫王白先生

「盾铁」合理猜测 09 (大盾生快!我赶上了!

大盾生快!今天的盾有点切黑哟。~

09
"谁给我个指令,"托尼气息不稳地说,"我的斥力炮就可以在不令他受伤的前提下完好无损地打晕他。"
"你不能管'打晕一个人'的行为叫'完好无损',机器人。"山姆不赞同地说。
"还是我来吧,"巴基撸了撸袖子,"不存在任何指令上的问题。"
娜塔莎扶额:"我们没时间了,男孩们。"
"所以听我的。"史蒂夫坚决地说,"我不是发疯或者犯浑。能够让所有人安全转移的可能并不在于我们是否顺从,而在于掌握对等的主动权,在于默多克提出的'合作'。我留下来才是真正地表明跟他合作的态度。另外,这也显示出我们不是孤注一掷——七级智能机器人太珍贵了,没道理买一送一。"
听上去他们的老大并没有疯。"怎么合作?"
"竞选。"史蒂夫肯定地说,"我需要支持,我可以假装和他密谋共享奥创的正子径路,换取他政治上的协助。他当然想要独享这个;但是现在做不到了,因为我们也涉入其中,并且看上去想要分一杯羹。那样还不如双方各取所需,这样多疑的人反而会觉得更具有可信度。如果仅仅留下托尼,A.I.M.绝对不会放着可能带有拷贝的他完好无损地回来。"
"听上去可行。但史蒂夫——你不太是说谎的料吧。"
"我不说不代表我不会说。好了,我会处理好,就这么决定。"他环视周围,毫不动摇地眼神将其他人嘴边的'可是'都堵了回去。他的语调稳稳地扎底,没有一丝犹疑。"我和托尼负责和A.I.M.谈判,你们负责尽快把平民送到安全的地方和奥罗拉政府救援汇合。这是命令。"
他的小队从他这么说之后就再没有提出异议;他们毫无疑虑地相信史蒂夫和史蒂夫的决断。托尼知道自己没法阻止这个,他也搞不懂史蒂夫为什么一定要跟上来。他一个人完全可以解决,不用多担一份风险。也许史蒂夫的确是机器人并且发现了我是人类,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冒有极大风险的道德心和责任感。托尼气馁地想,难道我已经把一切都搞砸了?
他几乎是被史蒂夫推搡着坐进救生艇里,接下来(按照什么狗屁计划)他们两人将单独前往A.I.M.的舰艇。A.I.M.对于这样的举动没有显出特别的抗拒,那个丑陋的怪物科学家甚至露出了某种可以称之为安心或者欣慰的笑容——好像这事儿终于有保障了一样;也可能只是为他手头又多了一个人质而感到高兴。"你有想过这事儿之后要怎么办吗?"托尼烦躁地卸下盔甲,抱着双臂问,他确信自己的语气里全是'不同意',眼睛在驾驶舱的表盘上来回逡巡。
"你知道即使现在你强迫系统自动把我送回去也不能解决问题。"
"你不信任我。"他抓着头发,"天啊我真不敢相信你的小队就这么无情无义地扔下你走了。"
"是你不信任我,托尼。他们相信我能解决所以听命于我;而我们能解决这个。"
"你这么说是因为你不知道默多克是怎样的疯子。你和他打过交道吗?嗯?他本来根本不打算谈判,眼都不眨地就能杀了一千人,就为了拿到一段程序!他和奥创没有区别!你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命豪赌,逼根本不打算遵守规则的混蛋下场,还计划用根本不存在的筹码赢到盆满钵满。"托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还以为你从未去过赌场之类的地方。"
史蒂夫动了动眉毛。他这样做时俏皮极了,"我当然去过。虽然我没有多少钱,但是好在运气不错。我只是不太喜欢——那么吵。"他按了按双手,"而且我并没有打算赢得盆满钵满,我的目标只是保本然后全身而退。"
托尼怀疑地看他。"每一个进赌场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而我会确保做到这一点。"
"那是因为那时的你身上没什么超出你能力范围的大额筹码。但是你现在有我呢。你就像浑身连内裤里都塞满了钞票然后招摇过市,如果你看起来像个好欺负的穷小子,你走过去就会被蝗虫们啃到渣都不剩;他们会把你打晕了丢在巷道的臭水沟里。"
史蒂夫朝他逼近了一步;他们中间的空气都好像被他那副大胸给挤走了似的困难。"你是说你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吗?"他低下头说,他的呼吸简直要吹开周围的空气烫着托尼的脸。机器人学家被圈在他的双臂与控制台的狭小范围内,他们几乎要被拥仄的空间推到一起。
"我在这儿就是为了保护好你,托尼。你不是可以交换的筹码。没什么能拿来换你。"
"呃,谢谢?不过我们俩的台词是不是反了?"托尼面无表情帝推开他——机器人这么说得多了去了,他听过无数次,他的孩子们,他的女儿们,每一个都愿意为他献出生命。他是他们"伟大的斯塔克父亲"。那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你尽可以问你的机器人一千万次他是否爱你,他会不厌其烦地回答你,用他裸露骨架的手臂最温柔地拥抱你,再用他的一生诠释给你。机器人的爱无私而廉价,公平而残忍。
机器人学家使劲挣扎开他的钳固,在狭小的几乎转身就会碰到对方的机动艇上跺着脚走来走去,就像思考问题时经常做的那样,只是会有意无意地频繁擦过史蒂夫的肩。"马上这艘小艇就要进入减压舱,那就是别人的地盘。一下船他们就会把我们控制起来。他会把我们分开因为铁人带有武装——我没法进入船舱内部,除非他傻。可惜的是大头怪虽然长得一副发育不良的模样,事实上那个六倍的大脑并不是摆设。他会用重装武器先隔离我,再绑架你。我没办法保证你的安全。"
"我们互相的存在就是保证对方的安全。"史蒂夫说,"我在他们的舰船上就保证了你绝不会攻击他们的舰艇;而我的态度又确保了他们不会用强硬手段对待你。这是三方挟制,相互形成一个安全的三角力场,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会爽快答应我登舰谈判的原因。"
"别糊弄我,议员。你靠这个至多只赢到了上桌的资格。你知道我有多聪明吗?这根本不对等。而且我们又不是要玩政治游戏!制衡是不够的。我们要的是赢面,必须得赢面大过对家,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我们要赢他们一千个筹码还要全身而退,而我们身上显然一个子儿也没有。你知道这种情况下除了好运还要靠什么吗?"他的脚步倏地停下了,漂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史蒂夫,突然凑近过来,带有温度的双手按在他胸膛然后慢慢摩挲到肩锁的位置,再向上皴过他的脸颊和五官,将嘴角和眼角的弧度微微调整到相应的弧度;接着划过他的耳骨脑后,梳乱他一丝不苟的金发,把它们弄得没有那么服贴平整,有几根桀骜地翘起。
史蒂夫听凭他摆弄,"靠什么?"眉弓温顺地下垂,又被托尼使劲地向上皴起。(立正,大兵。我想到好主意了。)
"当然是作弊。"


托尼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一直都是那个有主意的人。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它;他不认为自己是毫无黑暗面的人,但正因为如此,想要在克制、掩饰与表露之间游刃有余地把握分寸,才是最为困难的事。
一切与托尼的预测并无太大差距。默多克如果是个怪物,也是个聪明的怪物——与他丑陋的外表并不般配的是,他的疯狂里透着相应的谨慎。身上带有能够攻击舰艇的弹头和能束炮的铁人被要求事先隔离到外围的货仓,一队手持能束枪的身着黄色宇宙作业服的小队负责看守他。"在亲眼见到我安全并得到我亲口命令前,不准对任何人提供任何形式的信息。"史蒂夫板着脸吩咐。这不是说给托尼听的,七级智能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命令式说明;这是说给那些A.I.M.的科研人员和武装人员听的,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们免去某些不必要的动机,另一方面则是——
"是的,主人。"
机器人乖顺地回答。
史蒂夫不为察觉地皱了一下眉。这一句没什么感情,听上去有些敷衍,和先前他这么说时完全不同。也许托尼讨厌他了,也许他的心思暴露得过于明显。所有外围世界的人没有哪个不想要七级智能,也许自己的举动和那些贪婪的政客别无二致。他的确是一个政客,他也的确需要托尼,当然也包括政治那一方面,他没法把这个区分开来。但他很快就收起情绪,操纵舰船降落、进入减压舱内——因为A.I.M.的舰体和它的登陆舱像个怪兽一般大张着嘴、近在咫尺。

这里的"主人"只是一句应时的敷衍,权宜之计。史蒂夫提出了这个办法:只限于在对方船上的这段时间,托尼必须表现得像个'认主'的机器人,这有助于让敌方对他放松警惕。对于认主的机器人来说,主人的命令会绝对优先于其它所有人发出的二级命令;对尤其是主人的生命安全会绝对优先于第零法则。
所以,史蒂夫没有他看上去那么不了解机器人。也许他压根是个骗子。政治家向来精于此道。托尼看着金发男人宽阔的背影暗忖,也许我也不该对一个甚至无法判断是机器人还是人类的家伙彻底交心。我也该做两手准备⋯⋯这世界上不存在没有黑暗面的人,包括机器人——只不过它们的暗影不属于它们自身,而是来自于主人的内心投影。他是机器人学家,他对这一切再清楚不过了。


减压舱门打开,穿着黄色宇宙空间隔离操作服的A.I.M.员工迎来了他们的谈判对象(俘虏/战利品),那个自以为是又胆大包天的傻冒议员,按照老板的话来说,搞定他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对象只是人类,科学家们有条不紊地做着相应的武器和携带品检测。"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一个人?另一个然后是谁?"他几乎要按动警报了,而他的搭档按住了他的手。"等等,"他指着屏幕上的势能分析,"另外一个不是人。看这里,他由胸口的反应堆供能。什么型号⋯⋯"他挑了挑嘴角,跟着声音里透出戏谑了,"我看看,——怎么回事?一个阿尔玛机器人?"
守在门口的小组和检测科学家们都笑了起来。阿尔玛机器人几乎和"床伴"划上等号——他们是应用最广的伴侣型机器人,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仿生型机器人,与人类极其微小的外观差别正是它们的卖点。久而久之,人们把广义的伴侣机器人的定义给狭化到"性伴侣"上,阿尔玛几乎等同于性服务型机器人的一种委婉的代名词了。
"哇哦,我还看过他的演讲呢,这个罗杰斯议员。"其中一人说道,"他看上去正经得不得了,像是个到四十岁就会秃顶的那种死板的老头。谁能猜到这样一副好家伙的脸孔底下还藏着这种癖好?"
"瞧啊,那还是个男性体征的阿尔玛。看他那勾人的眼睛和淫荡的屁股!这位议员阁下恐怕某些方面相当厉害,是不是打算死前来一发?"又是一阵了然而猥琐的嘲弄笑声。"也许他想要把这个机器人分给我们尝尝作为贿赂。看啊,这小玩意精致极了。看起来是相当贵的机型,想必感觉也很不错。"
他们在淫邪的嘲笑声中按下通讯端口,示意他们在闸门口停下。"怎么回事?这和约定不同。我们只收到了罗杰斯议员的登舰许可。"
史蒂夫示意了一下自己没带武器,"的确只有我一个人。"
"你身后的是?"
史蒂夫转过头,然后笑起来,朝托尼招招手——(实在是因为这家伙故意装模作样的畏缩看上去有些好笑)"这是我的、呃,伴侣机器人。(他发音的时候实在得小心避免嘴唇磕着牙齿)托尼,来跟大家打个招呼。"
托尼几乎幽怨地走到他跟前,用眼神确认似的朝着自己的'主人'一瞥。(不,史蒂夫,你不能像对待狗一样对待我。等着吧,我都记账上呢。)他朝着减压阀闸门的另一边眨了眨眼。"嗨。"
"我们只听说你会带一个机器人。"负责检查的人装模作样地质问道,而史蒂夫只是不在意地耸耸肩。"是你们只要求我带上一个机器人,没说我不能带第二个。他只是个阿尔玛机器人,没有任何武器和特殊智能,更不会伤人。"
电讯杂音里都含着一些低声的窃笑。"你为什么要带着他?"
史蒂夫刚要回答,托尼已经挡在他前面。他是十足的演技派,恐怕还有极强的表演欲,恨不得把浩渺宇宙变成即兴发挥的太空歌剧。史蒂夫偷偷地在后面翻了个白眼。"你们拿着能束枪指着他,先生们。"他好像有些缩着身子发抖,漂亮的眼睛里蓄着水汽,"你们逼他一个人留在太空里。我没有特别高的思维模块,但我知道你们想杀了他。第一法则要求我必须留在这里。"
史蒂夫摊了摊手。"就是这样。我命令他留下根本没有用。"
对面传来抱怨的咕哝声。"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首先你就不该把性玩具带到战场上来。"
然后检查便在笑声中草草了事;一声气阀的巨响,减压舱的闸门打开了。
托尼和史蒂夫对视一眼,他装作有些畏缩地打量着周边的环境,手臂却同时轻巧熟稔地攀上史蒂夫的臂弯——作为遮盖他'手表'表盘上滚动读数的掩饰。
"已经入侵了这里的主机。"他眨眨眼,贴着男人的耳郭用极轻的声音低声说。史蒂夫皱着眉瞥了他一眼,以轻微的咳嗽作为应答,警告他不准轻举妄动。他们跟着对方舰船人员的引导走到一间极为宽敞的实验室(它恐怕占据了舰船近半的面积),怪异的大头人早已等在那里。他的头有身子的六倍大——虽然有所耳闻,但亲眼所见的时候还是倍感震撼。
"看来你把我这当作度假来了,罗杰斯议员。"默多克冷冷地转过身,用他那六倍大的嘲讽表情来回瞧着两人。"不过,如果我们谈崩了而你想要死前来一发,我还是会大发慈悲地满足你的要求;介于我是个如此大度的人。"
史蒂夫扯着托尼,在默多克的对面径自坐下,他像是极其自然地那样把玩着托尼的手指。"抱歉?我到哪都带着他,也没想到这趟会有这个意料之外的落脚点。另外,我是来谈判的,不是来送死的,舰长。我送死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您有着如此聪明的头脑,想必比我看得更加清楚。"
哈,政治家模式的史蒂夫。托尼瞧着他,看上去挺新鲜的,有股老练的世故和强硬的危险。他的蓝眼睛这时候硬得像钢,里头的纹路像是火焠出来的,没有一丝波动。"我的斯塔克机器人还好吗?"他开口问,默多克烦躁地挥手,其中一个屏幕上显示了机库里的图像,金红的铠甲人毫发无损地呆在那里,但他周围的看守们显然有些已经吃到亏了;他们根本没办法拿它怎样。
"让你的机器人乖乖的,交出正子径路,我们一切都有得谈。"
"我还要看看我的人质们怎样了。"
科学家们按下按键,另一副实时图像显示出来。救援船慢吞吞地在宇宙中维持着既定速度,笨重的船身像一尾鲸。"这简直是龟兔赛跑;只需要一次跃迁我们就能追上它。"
"不要忘了龟兔赛跑谁是最后的赢家。"史蒂夫说。
默多克不耐烦地凑近:它的脸在近处看更具有某种心理上的威压感。"你到底想要跟我玩什么把戏?我查过你,史蒂夫•罗杰斯。你的履历恶心得就像是天使。你能在政界混迹至今简直是奇迹;你不可能当选得了总统。"
"如果你放这一千人成功回到奥罗拉,阿尔法三的事件圆满解决,一切就不一样了。"
"也许吧,虽然只是一个星系,不过倒是你扎稳根基的一步。不过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们可以共享奥创的正子径路。"
"杀了你我也可以尽情地享用你的机器人,"怪物眯细了眼睛,"我还可以随便折腾你身边的这个漂亮玩意儿。"
史蒂夫的神色黯了黯,他环过托尼的腰搂得更紧了些。
"别打他的主意,否则我确信你得不到这个世界。"
"开个玩笑,别那么紧张。我对机器人没有那方面的兴趣。但你是说——你能让我得到世界?"对方嗤笑出声。"就凭你?你当上总统也不代表你拥有全部五十个外围世界了。"
"默多克,你为什么想要征服世界?"史蒂夫突然发问,"你憎恨它吗?因为它把你变成这副模样?"
这问题像戳进他那硕大头颅里的一支箭,让怪物显而易见地暴怒起来。"憎恨?闭嘴!你懂什么?!不要试图揣测我,罗杰斯。也许今天我想统治明天就会把所有人都杀光。也许我只觉得好玩,因为它们濒死时叫起来的声音实在是很好听?也许是我喜欢它们低着头的温顺样子!"他操纵他的悬浮椅遽冲到跟前,深处他的短手试图掐住史蒂夫,但对方身手矫健地闪过了,借力带着他皱巴巴的大脑撞到墙上去。固定他身子的椅子下方的推进器显然发挥了功效,它使劲往反方向拉扯住了惯性,喷出一簇高温的火苗,避免了他们的BOSS极不得体地撞上墙壁的画面。托尼在意到了这一点,他的座椅是由AI进行控制的。
默多克的手下们冲进来,他们试图将史蒂夫按倒在地;而两把实验用的高温热熔喷枪从旋钮的位置突然掉转过来,喷出细细的足以切割太空船板的熔焰,陡然朝着史蒂夫双臂划来。"好了。和你谈判以及控制你的机器人只需要你的脑袋和嘴,而且我更喜欢把人吊起来。"默多克喃喃地说,他丑陋的脸孔皱成一团。但他的悬浮座席突然歪倒,他硕大而无法维持平衡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
"怎么回事?!"
"呃,我干扰了你的悬浮磁力场,然后拆了你的座席的平衡器,"托尼说,他手上拿着拔下来的座席底部的一截喷射头,将它为了维持平衡而持续喷出调整的火焰推进器对准默多克的脑门。"拜托请放开史蒂夫。明明刚刚还谈得好好的呢,他就只是问问。你不想说可以不说。不用一言不合就开打吧?"
默多克挣扎着他的四肢,看上去像个四脚朝天的臭虫。他翻着眼咒骂:"你在干什么,机器人?!你竟敢——竟敢威胁我。把喷射器拿开,不要虚张声势了,你根本不可能对人类下手。"
托尼无辜地眨眨眼:"我可没有什么能模糊联想和推论的模组,而数据库里告诉我没有脑袋是正常人类六倍的生物可以称之为人类的先例。"他示意了一下周围,"我说真的,你们看见了,我只是个阿尔玛机器人,我可算不上聪明。所以现在,请放下武器,退到门外,放开我的主人。"
默多克挣扎着,这次终于看向史蒂夫,然后示意了一下他周围的属下们。"都滚出去!没用的废物!好了,罗杰斯。你满意了,让你这发疯的机器人放开我。"
史蒂夫点点头,他走过去,握住默多克的手臂将他拉坐起来,靠着他已经不能移动的硕大罐子椅背上。然后他张开双臂,把托尼拉进怀里,就在他们眼前顺势无比自然地吻了吻他的发顶。
这动作让机器人学家完全他妈的当机了。
"那你呢,"A.I.M.的领导人冷眼看着,气喘吁吁地问,"你为什么想要当总统,小子?你可以干他妈的任何事。"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是憎恨这个世界的,默多克。"他极轻微地挑起眉梢和嘴角,和预演一样,一个完美的邪恶弧度。"你相信那些履历?它们描述的我简直是一个机器人。"
他拉起先前那把椅子,在桌子的一头重新坐下了;但这一次,他手腕轻巧使劲,突然将托尼拉到腿上坐着,把玩着他手指的指尖扣进去,在他掌心细细画着圈。
"不管你曾经从哪里得到我的资料,删掉它。我想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他突然捏住托尼的下巴,给了他一个强迫性的咬吻;机器人完全无法反应,现在像个坏掉的娃娃一样大睁着湿漉漉的眼睛乖坐在他腿上。
男人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松开情人的手,像赌桌上有备而来的老手那样,将双手环过面前的筹码交叠在一起。
"我是史蒂夫•罗杰斯。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谈了。"


评论(23)
热度(292)
  1. just没想好埋骨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的真好 疯狂打call!!!٩(˃̶͈̀௰˂̶͈́)و 这章的切黑...

© 埋骨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