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骨之地

写SLASH时我叫王白先生

「盾铁」合理猜测 02

02
"你不能相信那个机器人,"山姆不耐烦地挥着手,"他绝对有问题。"
史蒂夫倒没那么担心。"机器人对人类没有恶意,这是天性,山姆。"
"天性,"他的黑人朋友重复这个词,"母亲有爱子的天性,人类有群居的天性,机器人有服从人类的天性。但都有反例,你只要刷一刷推特就知道了,每天都有母亲虐待子女,宅男饿死家中,还有机器人突然发疯的案例。"
"我还有自己的账号呢,我没有那么古板,山姆。"史蒂夫无辜地摊手,"我以为你支持我。"
"该死的我当然支持你了,无论你这种天真的想法古板得多浪漫——但是我更担心你,伙计。临近的住人世界上发生了机器人暴动,虽然他们离我们只有2秒的距离,但这对你的参选政见想必伤害巨大;我唯一允许那个斯塔克牌铁壳机器人呆在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你的例行演讲的确有这么大的风险。保守派对你的攻击可能直接掀起民愤,自然派则更可能把这一切的罪名都推到你头上,那接下来可就不是竞选,你恐怕得先接受神盾的调查了。"
"我想他们已经在调查我了。"史蒂夫不在意地耸肩,"据我所知,那起机器人暴动是因为人类雇主对它们实施了违反机器人协约的虐待。"
"再虐待也不可能伤害人类,它们的正子脑就是这么设计的。机器人学家发表声明说自主去除三定律钢印违反正子脑里的正子逻辑,但是——介于这个世界上有斯塔克这样的天才混蛋,谁也说不准到底他有没有开发过没有三定律约束的机器人,毕竟,他的机器人甚至不用正子脑。"
"这种假想有诋毁的嫌疑,山姆,你都没有见过斯塔克本人。不过,不管怎样,让我们先来解决暴动事件吧。"


托尼心情极好,以至于罗斯找他的时候也没有平常那么不耐烦。要知道,能够劳动国务卿的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事,他这一次希望这个已知宇宙中最棒的机器人学家能够协助帮忙干翻那些该死的暴动机器人。"它们全都疯了,我希望这事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的'合理'就是要我干翻它们?相信我,它们疯了是因为它们杀了人,而不是因为它们疯了所以它们杀了人。这就是合理解释了。"
"不管怎么样,它们现在是疯的,正在危害人类,而我们根本拿它没辙。我要机器人之家给我解决这事。"
本来托尼打算再捉弄他一会儿,但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点子。"你们不可能只让机器人来解决这事。人类那边的代表是谁?"拜托,说罗杰斯的名字,如果他真的优秀到可以竞选总统,那你们肯定想让他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既然他大言不惭地主张机器人权利与平等对话的话。
罗斯疑惑地看了看他。"我以为你向来对这个不感兴趣。我们会派一名平权派的主和议员——史蒂夫•罗杰斯来解决这事。如果你关心时政就会知道他是下一届的竞选人。"国务卿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我们看看他能不能解决这个小案子吧。"
"哇哦,一场牵涉到国民安全、机器人学悖论、自然法则、三大定律、人类屠杀和机器人虐待的小案子。你们一定很希望他称为下届总统,据说伟人都要经历这种责任和挑战。"斯塔克那双独一无二的大眼睛兴奋地睁得更大了,他看上去相当高兴。
"庆祝吧,罗斯,你们这破事儿有救了。我会亲自出马。"
国务卿舒了口气。"随你怎么说,我这就安排。"
"安排?不,不用。我不以正式身份出席,你恐怕也不会想要拿出机器人第一大厂商斯塔克的牌子去刺激已经群情激愤的当地人,他们对我是机器人学权威这事儿没什么概念,对我是榨取血汗钱、用机器人剥夺劳工生存权的亿万富翁倒是深有体会。"
"那你想要怎么做?"
"我在打一份短工,做一个实验,而你又塞给我这不赚钱的破事儿。我是个商人,至少得两不误,罗斯。"托尼抱着手臂,"而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替我保守秘密,把我当成个棒透了的机器人。"


原本的例行演讲被迫取消,这对于竞选显然相当不利,但史蒂夫•罗杰斯议员看起来毫无愤愆,倒是山姆在一旁骂骂咧咧。他一心扑在这桩事件上,甚至没有发觉托尼的到来。"他们需要我们,比起让危机持续扩大,人类与机器人的信任层面彻底断裂,一场不能用于实际的演讲是毫无意义的,山姆。"
完美的机器人式高尚利他主义发言,托尼想,一个佐证。"嗨,"他打着招呼走过去,"我听说计划有变动了。"
"劳烦你跑这一趟,托尼。"他抬起头来,那双眼晴好像会发光一样瞧着他发亮,脸上露出笑容。讨人喜欢的设计,如果他真是机器人,我一定要见见他的造物主。"很抱歉,难得你说要帮我,但这几天的演讲都被取消了。"
"因为发生在阿尔法三上的机器人暴动那事儿,"托尼装模作样地点点头,"我看了资料。"
"我得作为联合政府的专员,去阿尔法三上解决这事。抱歉,托尼,恐怕我不能带你去。"
"啥?"铁人愣了,他才和罗斯打了保票呢,"我可以当你的保镖。你在已知的住人世界里恐怕找不到第二个我这样优秀的保镖了,史蒂夫。"
"不,不是因为这个,我的朋友。那边的情况——非常混乱。恐怕有不少人受伤,而且民众对机器人反应极端剧烈。"史蒂夫说,"我怕你在那边受到伤害,托尼。可能光是看着那种情形就违反你的法则了。"
托尼耸耸肩。"我不是那种只拥有简单正子脑的劳工机器人,史蒂夫。只是见识点惨状不会让我怎么样,尤其是这惨状并非因为我的过失而引起。"
"但是你会遭到群众的攻击,托尼;你还有可能必须去攻击你的同类。"
铁人笑了。虽然他没有表情,但是史蒂夫感觉得到他在笑。"所以我才有着一身坚硬的盔甲,史蒂夫。瞧瞧这个。"他示意史蒂夫伸手敲敲他得意的盔甲,抚摸上面流线型的优雅金属工艺,"他们朝我轰反坦克炮也不是什么大事,甚至都留不下一个印子。至于同类,同类?我可是斯塔克牌的而他们是什么杂牌的,要是我把这俩划成一类的话老爸可是会打屁股的。"
史蒂夫也笑起来。"老爸?你们都这么叫斯塔克先生吗?"
"不,只有他得意的那些作品才有资格,否则他得有几十万个儿子呢。"托尼快活地站起来,"好了,我想你其实没什么选择,我们走吧。"

史蒂夫拿他没辙,他也的确需要一名优秀的机器人协同者。他的工作团队里欠缺这样的组合,自主智能机器人通常早早地名花有主,要么就为了普世人类利益而宣布绝对中立。或者,只要足够有钱,你也可以现在去定制一个,政客们常常这么干。
不过托尼也没说要认他做主人,而中立派高智能机器人也经常会为了至高利益而选择和人类中的特定个体合作。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托尼才被制造出来,或者他就是与众不同,不走寻常路。
他直到飞船上还在想这个事,倒是山姆替他解决了疑虑。他不甘愿地拿来一叠报告书。"我恐怕过分操心了,史蒂夫。我实在不怎么喜欢这个叫托尼的机器人,所以刚才我给机器人之家发了一份咨询,请他们提供这名机器人的相关数据。"他把资料中的一部分扔上投影,"他的确是机器人之家里的注册机器人,能力等级高到爆表。跟着罗斯就打电话来了,难得听到他那么低声下气,原来这个机器人是斯塔克工业的某种试验型,还没对外公布过呢,大概只跟国防部有过报备。好像身上载有什么尖端核心技术,他恳请我们不要把它弄坏了。"
史蒂夫把"机•托尼•斯塔克"的资料叫到眼前。红金色的铠型机器人半透明地在空中的三维显像平台上旋转着,简直可以称之为奢华的数据标示在它的每一寸注释空间上。"高智能,高保护性,高人格联想,高战斗机能——战斗机能!难怪罗斯这么宝贝他。他恐怕能匹敌机器人之家的三主脑了,罗斯肯定很想把他先预定了,但是据说安东尼•斯塔克不同意。他也是个怪胎。"
"那,这么宝贝的机器人是怎么跑到我们这儿来的?"
"罗斯说他是偷跑出来的,并且严厉地告诉我斯塔克先生可能会随时叫他回去,那时他就只能乖乖回去。"山姆说,他咧嘴笑起来了,"我突然对这小子有好感了,他就跟当年瞒着老妈偷跑出去玩街机的我一样,纯粹的热爱和兴趣可以承担任何风险。你猜他几岁?"
"嘿,我听到你们说我了,"托尼走进来,山姆想收那些资料已经来不及了,而罗杰斯似乎完全不打算瞒着他。托尼看见了投影中的资料,他用金属手指拨得它旋了一个边,"喔,瞧啊,完美的我。这数据还不错,是不是?我说了我的能力足以帮你,史蒂夫。"
"抱歉,托尼,未经你允许我们查看了你的资料。"
"机器人的注册资料本来就是可以查取的,为了防止科学家突然变成疯子制造出他们也管不住的某种东西,"托尼说,"你们的顾虑我完全理解。"所以我早就串通一气打好招呼了。不过,史蒂夫的抱歉真是始料未及,要么就是他自己是个机器人,要么就是他真的认为托尼是个人类;介于他正在看机器人之家发给他的数据而且罗斯又从中证实,后一种可能简直不存在。
我越来越怀疑他真的是仿生机器人了。但是,如果承认他是仿生机器人,就等于承认这宇宙中所有住人世界上,有机器人学家比托尼•斯塔克还要厉害。介于他完全不认可这一前提,他有理由将怀疑持续得更透彻和更长久一些。
上帝啊,他盯着罗杰斯完美无缺的脸,给我把起子让我打开他的脑壳看看。只要看一看。
托尼的直视让史蒂夫有些不知所措,他微微避开他的目光,转向面前的屏幕。
"我刚刚收到了相关视频,让我们先来了解下阿尔法三的情况,"完美先生说道,他在屏幕上调出了视频。阿尔法三隶属于奥罗拉,是个机器人采集高密度金属矿的工业小行星,这里采用大量机器人进行工业作业。视频的播放是从一片漆黑陡然开始到一片杀戮的情形,机器人和人类像两个种族一样互相残杀,互相发出高声的叫喊。经由远距离传输之后,那些声音变得失真且模糊不清,听起来就像一群人在相互对骂:"疯了!""疯了!"
他们都沉默了,史蒂夫交叉着双手,神情严肃。托尼仍然观察着他,想看看他对这种事件的反应,却先迎上了史蒂夫有些担忧的眼神。
"这种画面会让你不舒服吗,托尼?"
"什么?——噢,这种画面不会让任何脑波正常的人感到舒服。但你如果是指我能不能接受,没有问题。这并不是我做的,也不是我导致的。"他笔直地回望史蒂夫,把问题抛回去,"你感到不舒服吗,史蒂夫?"
"当然。这是屠杀。双方的。"他指着屏幕,在先一轮暴动之后,有人类受伤或死亡,倒下了。这导致了机器人群的混乱,而人们抓住这个时机使用了工业用熔焰喷枪来镇压,机器人们在火焰中挣扎着,像是某种怪异的舞蹈。
"上帝啊,狗屎。"山姆都不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了,这画面的刺激显然过大;但托尼的手指点了点屏幕,将它的一部分放大并拉至空间投影。
"看这里,"他让画面定格在一个机器人身上,它像是坏掉了一样,在原地不停打颤,最后毫无反抗地被火焰烧中。"怎么回事?"史蒂夫看着它怪异的动作,眉毛拧在一起。
"二级等电位矛盾,"托尼解释,"简单来说,在它身上运行着两个彼此冲突的矛盾命令,它们同等地位同等重要性,它的正子脑被悖论困扰无法运行导致的结果。"
"这说明什么?在一群发疯的机器人中间,这个疯的别具一格?"
"这群机器人正在违反第一法则,在这种情况下第二法则根本不值一提。它居然还会因为第二法则的悖论感到困扰,真有意思。"
"这有什么奇怪?也许只是它良心未泯,也许只是——"
"良心?"托尼笑起来,"机器人的良心就是三大法则。其中第一法则又绝对优先于第二、第三法则。举个例子,你命令我必须留下来,而山姆让我必须滚出去,这就会形成悖论——当然,我的智能系统处理起来快得多,也能分辨更微妙的利害与情绪,不至于因此而像这个小可怜一样浑身颤抖。但这时候假设山姆突然拿出一把刀刺向你,只是假设,你命令我'别动,这不关你的事'而山姆说'来帮我',却不会对我形成任何悖论,因为第一法则会要求我无论如何必须阻止死亡威胁。"
"浅显易懂的解释。"山姆耸肩,"那要是我和队长——我是说史蒂夫,只是假装的呢?比如演戏什么的,比如某种特殊环境需要,比如我们在打个赌。"
"对我这个级别的智能来说,我可以自己判断这一点。对一般的机器人,要看智能高低了。总之,这种挖矿的劳工型应该不具备这种判断条件。"
"但这还是不能解释它们为什么会发疯?"
"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了,"托尼在盔甲里舔舔嘴唇,"我会搞清楚的。"
一定是他的语调里透出了愉快,——拜托,遇到这种机器人问题,哪有机器人学家不感到高兴的?但那两个家伙就这么从眼神里透出不满,无声地发出人道主义的谴责波。
"你的同胞们被火烧死了。你不难过吗,托尼。"
"拜托,"铁人夸张地做了个姿势,跟着敲了敲胸口,"我可是个机器人,铁做的心,嗯哼?"
他望着史蒂夫,望着那比例完美的身材和漂亮脸蛋,环抱胸口的健硕臂肌,线条优美的腹部和屁股。他恐怕又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你死了我才会难过呢。"

「备注」 机器人三大法则: 第一法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第二法则: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第三法则: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评论(6)
热度(228)

© 埋骨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