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骨之地

写SLASH时我叫王白先生

「盾铁」世无英雄 10/熵



10
运作的电脑上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托尼抓住时机跳起来推开史蒂夫的怀抱,他以为运行数据出了什么问题,却发现所有的电脑屏幕全部开始播放视频,在他以为那是某种病毒时,却被视频里的内容着实吓到了。
"贾维斯!"他大喊,连声音都有些变调,"覆盖命令!告诉我具体情况!"
金属质感的英伦发音在空中响起:「帕克先生的公寓发生火灾,乔尼少爷可能不小心引燃了易燃物品。」
史蒂夫压根没来得及问是谁在说话就已经冲出去了;托尼浑身紧绷,却仍然冷静地从实验室拿出了他平时工作用的防尘面具和阻燃服,好在为了实验用途他从来不缺这个,"火警,贾维斯。"
「当然,消防车已经在路上」
"是我想的那个原因吗?"
「的确是乔尼少爷自身的原因,SIR」

他甚至都不敢问贾维斯有没有人受伤,为此他坐在史蒂夫的摩托后座上时紧张得几乎要掉下去,不停地后仰;而对方又开得异常的快,好像之前老实遵守交通规则的是其他人。史蒂夫向他喊了句什么,风声将他的话语盖得不见,也可能是过于紧张的托尼完全没法注意他的话,史蒂夫只好伸手过去将他的手臂拽住,带着整个人搂到自己的腰上。
"抓紧!"
然后他们极速过弯,托尼感觉自己的膝盖离地面只有一毫米。接着他们像特级演员一样从桥墩右侧只有手掌宽的防护台上笔直地开了过去,越过了所有拦路的障碍;史蒂夫始终分出一只手扣着托尼的胳膊,掌心的温度和汗腻没来由地令人安心。

他们抵达的时候,灭火车也才刚到,周围的邻居们在底下围成一个大圈。苏整个人瘫倒在地上,靠着最近的栏杆咳嗽,几个邻居照看着她,身上的睡衣被烟火熏烧得发黑。她看到史蒂夫和托尼就忍不住红了眼圈哑了声音:"上帝啊,乔尼还在里面。彼得把我拉出来,他又回去了⋯⋯"
史蒂夫和托尼对看一眼,立刻掉头向火场里冲;托尼知道抓住他简直不可能,手还是徒劳地往前够了一下——但他至少不会出声喊停,他们一向配合默契(倒不如说他一向了解史蒂夫的臭脾气),托尼接受这无声的安排,把苏整个儿抱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苏珊宝贝。就告诉我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原本一切都好好的。我回来的时候史蒂夫刚要走,乔尼看起来还很开心。史蒂夫答应明天让彼得带乔尼去看他的绘画工作组。他一直很兴奋,说要给每个人带爱心卡片,彼得叫他睡觉都不听。然后——我不知道怎么了。我确保已经搜过了他的房间,把所有可以点火的东西都带出去了。我——我一定看漏了哪里。乔尼喜欢那些打火机和火柴,他收集它们,他觉得那会让他感到暖和。我想那可能和他小时候被丢在雪地里的记忆有关。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说⋯⋯没有人可以说。我知道这不对⋯⋯但我不想让人们讨厌乔尼。我们已经没有父母了,拜托就别带走他。"
她说得极低又极快,所有的词语就像害怕坦诚一样黏糊在一起。托尼被她的话语狠狠刺中,愧疚得几乎不能抬起头来。都看看你做了什么,他对自己说,然后慌张地站起来。
"呆在这儿,苏。"他对女孩儿说,"刚才的那些,什么也别对别人说。乔尼会好好的,彼得也都不会有事。我向你保证。"
"等等,托尼——"
但男人当然不会听她的阻止,他拿着阻燃服和面罩,朝着没有架设救援梯的另一侧绕进。消防队员当然已经在解决火势问题,但他们同样也没法把乔尼弄出来,此外彼得不能,史蒂夫也不能。他们都不懂那个小圆脑袋里到底在纠结什么,他们都不会懂斯塔克的想法。
天哪,我承认了,一个斯塔克的孩子。托尼在从后巷的隔壁楼层老旧的救生梯上爬上去时险些因为这个想法而摔下去。即便之前已经读了相关的资料,但对于乔尼的认知他始终更倾向于字面意义上的——他简直能想象史蒂夫有多愤怒了。
他小心翼翼地绕远,从裙楼的后侧的窄通风井接近冒烟的窗户。这边没法架云梯,消防员一般会先考虑阳台的部分作为突破口。透过楼间的缝隙,他看见史蒂夫把彼得连拖带拽地扔出去,他们两个都跌在地上,喘得一时半会儿都站不起来;然后一堆尽忠职守的好消防员们像橄榄球赛一样把他俩死死按住。在这儿他们都没有什么超能力实在是太好了,托尼想。人有的时候并不需要别人想当然的、饱含爱意的或者自以为是的拯救;对于斯塔克来说,也许你把他静静地扔在火里会更好。
而且,他们总有秘密。每个斯塔克都该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他费力地爬过废旧的铁栅,跃过楼层间的空隙。这活儿要是交给彼得或者史蒂夫肯定不在话下,无论哪个宇宙里的克林特或者娜塔莎也都轻而易举。但他们不行。他们能把人拖出来,施展泛滥的关心,但那无济于事。有的时候比拯救更需要的是自我惩罚。

托尼艰难地把脚够在抻出一截的换气扇口凸起的窄边上,可以看得见屋里浓烟滚滚,缝隙里呛出来的烟火味儿都足够让他呼吸困难。他戴上面罩,试着敲了敲通风井里的单面窗,玻璃都在发烫,铝塑窗框可能也坚持不了多久。他用脚使劲地踹窗子——这活计他看罗杰斯干的时候总是轻轻松松,自己做的时候才知道不那么容易。他踹了三次,老旧的窗框整个被热熔得掉下来一半,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歪曲成一个怪异的形状。
不过,这下行了,他能听见了。
托尼把自己的脑袋卡在变形的窗框里,朝里面叫道:"嘿,小子,你违约了。"
里头没有声音。意料之中。托尼尝试着艰难地挤进变形又窄小的窗框,阻燃服被挂在上面,他不得不脱掉它,碎玻璃在他的衣服和裸露的胳膊上划出大小不一的口子。不过比起这个,里头的烟尘几乎令人无法呼吸,要前进只能几乎匍匐在地下,用滤罩狠命盖住口鼻。他听到门口传来剧烈的撞击声,应该是消防救援试图撞开门闩,但先前那个倒霉的门把手现在被乔尼高温融化并凝固,塞满了整个门缝,另外还有一根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金属斜梗在门边,两头被焊在门轴上;另一边的飘窗上的铁架子也整个变了形。托尼这时候才终于有些庆幸自己原先世界里的超级英雄履历,这令他在处理这一类的危机问题上有着非常多的经验可供参考。
他艰难地分辨了一下环境,然后瞧向房间拐角、床架与墙壁之间的角落的方向。"小家伙。"他摘下面罩,忍着呼吸困难和咳嗽的欲望,"我们约好的。你能控制它。"
乔尼从被烧熔成一坨的铁架后面微微露出脑袋。他整个人都像是个点燃的人形火炬,几乎看不出来是火还是人。但他只是坐在那儿,抱着膝盖,背靠着墙躲在扭曲成一坨的铁架后面,一动也不动,好像这样能让他觉得安全。
"别过来,"他低声说,"我会把一切都毁了。"
"噢得了,说得好像我很愿意过去似的。"托尼说,"但你得自己走出来。"
"他们会抓走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乔尼带着哭腔大叫,"我都搞砸了。他们会把我抓去做实验,解剖成好多好多片。"
"不会的,咳咳,⋯⋯我保证。"托尼艰难地说,"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听着,一切都会变好的。我们可以假装在洗澡的时候发生了火灾所以来不及穿裤子。"他想要做出无所谓的姿态,但那火焰焦灼不堪,黑烟几乎让他难以出声,防火石棉不知道能坚持得了多久,也许在那之前他就会死于窒息了。但愿他撑得住。
乔尼剧烈地摇头。"不,我控制不了⋯⋯对不起托尼。我没法停止这个⋯⋯它突然就冒出来,像是一个念头,就,一直在那里。我试着控制,我真的试了,我以为我能控制它然后变成史蒂夫画的那些超级英雄,但最后我只能把自己锁在屋里。我不想让苏和彼得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们会吓坏的。天哪,我现在肯定丑爆了。我想我烧坏了苏才买的新衣服⋯⋯我不是故意的⋯⋯"他似乎呜咽起来,但泪水也变成了火焰。
托尼试着想将窗框掰开好让更多空气进来,但他感到自己逐渐使不上力。太糟了,他要是有战甲在的话,还能跟这小家伙慢慢地磨,但现在他预计自己不会有多少时间了。意识在抽离,他得速战速决。他知道消防员们和史蒂夫很快就会也从窗子上来,他们这次会带上工具,把烧熔的窗框也一并拆掉。倒不是说这不好,但如果在那之前乔尼还烧得像个奥林匹克的火炬,问题恐怕就要大条了。
"听着,我不会说你做得够好了。事实上你一塌糊涂,就像我也一塌糊涂。"他使劲地挪得更近,他们中间隔着的家具全都燃烧着,像是打算阻扰他一样猛地蹿起老高的火焰。"但你要是因为害怕就妥协那你就是个白痴,你就在这烧干你的每个细胞好了,看这个愚蠢的举动会不会对你害怕的那个未来作出丝毫改变。如果你真想要改变什么就得自己走过来,走到窗子这边来,乔尼。勇敢点,像你喜欢的那些超级英雄那样。"
"⋯⋯我不想当英雄,我喜欢他们只是为了出风头。"孩子瘪着嘴忍着哭声,"我想像他们一样受人尊敬,不用为钱发愁,明明奇形怪状也不会被当作怪胎。有的时候他们蠢透了,有时候做了错事,但是还是有人爱他。无论他坚持什么,总会有人原谅他。"
"我不会原谅你的,小混蛋,"托尼大声骂道,"你要发表人生演说或者哲理就在这儿等,一会儿史蒂夫绝对会来抱着你说睡前故事;但你要真想要有钱又风光又讨人喜欢就自己走来我这边,我会告诉你怎么把心变成烧不熔的钢铁。没有人会帮你,你自己选。未来都是自己选的,乔尼。"

托尼微微闭了眼睛,他的声音愈发地轻,"没什么难的。不过,选我这边的话倒是可以给点赠品。你要是做到了,我就帮你去开家长会,看谁再敢嘲笑你。"
乔尼的眼泪终于大颗地滚落下来。
"对不起,托尼。我最先是骗你的⋯⋯我没法上学。虽然我一直想去。我总是装着我在上学以免别人看不起我,我读了所有我这个年纪该读的课本,我在脑子里杜撰了两个美女老师,还有一群讨厌的同学们。"
他的脑袋已经不再是火焰的形状,好像褪去了沉重的包覆,露出原本的模样。他用手去擦眼泪,手掌也就变回原本的样子。他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推开钢架,朝这边走。
托尼瞧着他笑,他的笑容看起来恍惚得厉害。"戴着这个,"他最后说,他把手上的防尘面具扣到小家伙的圆脑袋上,努力探着身子,想把他拉进怀里。但他的手只在空中虚划了一下,整个人突然向前倒下去。
"——托尼!!"
乔尼扶不起来他;他甚至不敢去扶,害怕火焰会蹿到他的身上。托尼会死,他突然意识到,即使没有被火烧到他也可能会死,介于他可能吸入了过多的二氧化碳。他在书上自学过这个。
这个想法狠狠地攫住了乔尼,他感到身上一阵剧烈的颤抖。"⋯⋯救命。"他听见自己的嗓子哑然地喊出了这个单词,先是低声的,几乎噎在舌苔下头;但跟着便放开了,声嘶力竭地,带着哭腔:"救命!!救命!!谁来⋯⋯"声音通过面罩的过滤器,变成了一种模糊的丝丝风声。
他听到史蒂夫和其他人在窗台外面呼喊他名字的声音,间或有着某些机械切割的噪声。他们进不来,乔尼这才想起,为了不让别人接近,自己将窗台上的铁架全部熔成了一团。
那一刻他什么都没有在意——没有想着风头,没有想着怪胎,没有想到切片实验之类的恐怖情形,甚至忘记了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火烧得不着寸缕。"托尼,"他带着哭腔喊,"史蒂夫,救救他,托尼还在里面。"
他一面这么喊着,一面不管不顾地冲到那堆不成形状的烙铁面前,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它们的连接处,用高温把它们重新熔断。

后面的事,像白纸上的动画那样一页页无声地翻。乔尼记得自己被灭火毯裹起来,被好多双手托着,小心翼翼地送回彼得和苏旁边,两个人的脸都丑极了,苏的惨白,彼得却涨得通红,气喘吁吁赶到的梅捏着彼得的胳膊,几乎要开口骂他了,但最后他们只是用力地抱在一起。
托尼是被史蒂夫背出来的,史蒂夫那双平常总是温和的蓝眼睛这时候就像困兽似的有些发红,拒绝别人想要提供的任何帮忙。他被平放在外面的草坪上,史蒂夫给他做人工呼吸。他的手按着他的胸口一下下的很用力,嘴唇却微微发抖,无声地说着"别这样,托尼,求你"。我想我听见了,在一片纷乱吵杂的寂静之中,他用力呼吸的那一声,好想让全世界都活了过来。
史蒂夫跌坐在他身边,只是看着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有那么一会儿,托尼只顾着大口吸气,他呆呆地看着天空,好像是要确认自己在哪里。然后他看到了史蒂夫,他们就那样互相看了很久。乔尼以为他们也会像他和苏、和彼得,和梅那样深深地拥抱,然后原谅彼此;但托尼只是骂了一句"该死的",然后转开了视线,"我难受着呢,至少,就给我几分钟,现在别。"
史蒂夫像个炸弹一样蹭地跳了起来,但他似乎也在忍着,好像考验着自己的导火索到底能有多长似的。彼得和苏面面相觑,他们似乎也完全没有想到刚才生死一隙间不分彼此的两人,这一会儿一个还躺着不能动,却好像恨不得跟对方兵戎相见似的。"你——搞什么,"史蒂夫脖子上的青筋都梗起来,才让声音不至于割穿托尼的耳膜,"我每次以为我们可以继续下去的时候,你总有办法搞出一个更糟糕的——好像就特意证明给我看一样。"
托尼躺在那儿,他身上多处灼伤疼得厉害,脸上黑一块白一块,衣服被烧破了大半,现在拿着一条灭火毯裹着肚子。该死的,他以为濒死以后至少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呢,结果还是留在这儿,一睁眼就要忍受史蒂夫的咆哮。到底这里的托尼•斯塔克发生了什么,就这么不愿意自己出面来对付这个老顽固吗?
"劳驾,"他指指肚子上的毯子,"你往上扯一点,把它盖住我的脸,说不定能让你好受点。"要不是他现在难受的要死,还能想得出更有意思的嘲讽呢。
史蒂夫这下看起来真要揍他了。"我看不出哪里好笑,托尼•斯塔克!"他恶狠狠地说,"你刚才差点死了!"
"多谢提醒。"托尼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二氧化碳中毒,我猜。控制在一个时间段里都是安全的,采取正确急救的话复苏率高达90.36%——"
史蒂夫嗤之以鼻,他只能自己艰难地用胳膊撑起半边身子,"⋯⋯乔尼。他还好吧?"
"我不——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跟任何人说。你不出声,不提示,也不呼救。你就只自大地算着你心中那个濒死的时间段的秒数,好像数据就能说明一切似的。百分之十!托尼!百分之十足够打赢战争了。你还带着一个孩子,就算你不考虑别的也应该——"
"首先,不是百分之十,而是百分之九点六四;其次,我这是保护他。"托尼机械地咕哝一句。哦,操他的每个世界的史蒂夫。我们非得不管怎样都得重来一遍吗。"你管这叫保护!"看,来了吧。"这样的保护够好了。"
"你就带着一个滤尘面具和一件石棉——"
"工业滤尘面具,顺便一提。"托尼耸肩,"老实说,这是本质区别。"
"它甚至都不是防火面具!!而你去救人,居然只带着一个!"史蒂夫看起来要暴走了,他的手指戳着托尼的胸口,"你逞什么英雄?"
"额,我本来就是?"托尼翻了个白眼,"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就有从事消防的资格证了?你跑进火场里英勇救人的姿态就是完美无缺而我就是自寻死路?把你蠢毙了的手指从我的胸口挪开,罗杰斯,我要怎么挥霍我的余生碍着你什么事?"
史蒂夫脸色涨红,大口喘气。他看到乔尼站在不远处,想过来又不敢。"是乔尼救了你。他跑到窗口呼救。我本来都不知道——不知道你在里面。没人知道。消防员也只知道房间里有一个孩子。要是⋯⋯"他几乎说不下去了;要是乔尼陷入了昏迷,要是他们救了乔尼就撤下人员上高压水枪灭火,托尼的生死现在就变成了未知数。他几乎不敢去想这个。
托尼也转头看着乔尼,朝他招手。"嘿,你做到了,小家伙。没那么难,是不是?"
乔尼朝他们跑过来;他扑进托尼的怀里,撞得托尼一阵眩晕;史蒂夫连忙想把他拎开,却被他使劲一把推开了。
"不要欺负托尼,"圆脑袋气鼓鼓地说,"他救了我。"
史蒂夫的眉头蹙在一起,然后他放软了声音。"是的,他拼上命去救你。"
"因为他不止要救我的命。"乔尼低声说。他因为紧张和焦虑儿不停地磨蹭着裤管。"这一切——会这样,都是我的错。我——"
"乔尼。"托尼用警告的口气打断他,他扯过孩子的胳膊。"好了,时间到。去你姐姐和梅那儿呆着。我和史蒂夫还有话要谈。"
结果小家伙也犟起来了:"那我可以等你们说完。"
"我们要谈很久,而且很没意思,就是些扯皮的废话。"
"那我就更得在这儿了,"乔尼瞪着眼,"要是他再欺负你怎么办?"
史蒂夫哭笑不得。"我没欺负他。我只是担心他。"
"得了吧,担心我的人才不会在我死里逃生的时候朝我喷唾沫,"托尼努力尝试着站起身,防火毯还被他夹在腋下,因为身子不住地发抖,这个至少能遮挡一点。他不想要在罗杰斯面前示弱,更不能让他知道乔尼的能力,甚至不能让他们过分亲密,介于未来学家对于未来的发散思维与谨慎考虑。"你担心我抢走你在孩子们心目中的英雄地位。你担心你的要求得不到实现。你担心即使到法庭上——"
"闭嘴!斯塔克!!"
这下史蒂夫的导火索真的烧过了头,好吧,他咎由自取。而乔尼挡在了他们中间。他低着脑袋,眼睛和眉毛全都挤成一团,下定决心那样地:"不是的,史蒂夫!——是我的错。是我——把漫画都烧着了,还把门窗封死。是我不想被救出去。托尼只是⋯⋯想替我保守秘密。"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那低下去的脑袋上头,短促的圆脑袋顶上,正毫无预兆地烧着一小团欢快的火苗。
"我操。"托尼从嗓子眼里憋出音节,他立刻拉起身上的灭火毯,兜头将三个人都罩在里面。

世界顿时一片黑暗。
"我操操操操的。刚才有没有人看见?"托尼的声音率先响起。
"我⋯⋯我想⋯⋯我看见了。"史蒂夫闷声闷气地说,他的声音透着一股脑的不可置信。
"好吧,虽然我不是问这个,"托尼郁闷地说,传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声音,"不过恭喜你成为共犯,罗杰斯。"
黑暗中有什么微闪了一下,接着,像是蜡烛一样亮起一小簇火光。
"⋯⋯我刚才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乔尼小心翼翼地问,他趴在两个大人身子中间拢成的缝隙里,脑袋倒是不再烧了,但拇指朝上竖着,上面摇曳着一丁点儿烛火似的微光,映亮了三个人挨着极近的、烟熏火燎的脸庞。

不知谁先笑了一声,然后他们都笑起来,史蒂夫笑得有些前仰后合,托尼也没有吐槽他。因为他也笑的厉害,他们的脑袋甚至撞在一起。
"应该没其他人看见,"罗杰斯先生说,"否则外面的反应绝不会这么平淡。"
斯塔克先生也表示了同意。"不过,保险起见,我们再呆一会儿。"
"嗯,再呆一会儿。"
他们的双手一同撑着这片小小的黑暗,仿佛这就是整个世界。


评论(6)
热度(176)
  1. 图南埋骨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不会原谅你的,小混蛋。你要发表人生演说或者哲理就在这儿等,一会儿史蒂夫绝对会来抱着你说睡前故事;...

© 埋骨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