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骨之地

写SLASH时我叫王白先生

「盾铁」世无英雄 08/焓变

08
史蒂夫这一天没去桥头画画,彼得只好去在他公司的工作层找他。当然,以前他不怎么喜欢彼得来这儿,倒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只是——年轻人必须在那宽广的会客间里呆上一阵子,然后史蒂夫就会收到少说二十位同事戏谑的打趣:"我想那就是你儿子了?"
如果他回答"只是朋友",就会被打趣"那也太年轻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史蒂夫",上帝保佑自己永远不去细想他们在暗指什么;如果他回答"是朋友的孩子",他们又会用颇为同情的眼神望过来,也许是因为自己手机待机的桌面被他们看到了;而彼得实在长得有些像托尼,尤其是某种气质上的共通点。
他又不愿为抹除误会而说彼得只是位是狂热的粉丝,首先那不公平,并且那样男孩儿就可能没法再来这里找他了,在他需要的时候。
而艺术家们最不或缺的就是脑补某某故事的能力,尤其是他们正处于一个生产故事的工厂里。史蒂夫只得顶着同事们朝他看来的眼神里透出的那些精彩纷呈的臆想,走到彼得面前。
"嗨。"
"嗨,"男孩儿局促地敲着桌板上的漫威标志,"我知道你很忙也许不该来这儿找你但是你不在老地方。我想说——抱歉。"
"关于什么?"
"关于托尼,我好像随便地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似乎随便臆断地乱说一气惹他生气了。"有着深棕色微鬈发的男孩轻声说,他的脑袋愈发地低下去。
史蒂夫不赞同地坐直了身体。"那你该对托尼讲这些。"
"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之间,我猜?托尼当然不愿意说,我跟他也不算很熟;而且上次的事儿后,我觉得他恨我。虽然我真的想帮忙,我发誓。还有乔尼,我想乔尼也很想他。⋯⋯乔尼这两天极为暴躁,他趁我们不在家时总是玩火。好在没发生什么事,但我感觉到他不大对劲儿。他不听苏的话,还在他最喜欢的钢铁侠抱枕上烧了一个大洞。"
史蒂夫按着彼得的手。"我会送个新的给他,别担心。"他顿了顿,"你想我去看看他吗,彼得?"
"当然,如果没麻烦你的话,"彼得气馁地坐在那儿,"我以为我能搞定的。你知道,乔尼有些⋯⋯症状。梅姨说是因为他和苏以前经历的那些事儿。他不能去上学,我也不想把他送到某个特殊学校去。你知道,上次我跟梅吵了一架。我说过原因吗?没有说过?好吧。梅想要把他送回他生父那里去。天知道她怎么找到那个人的——她说他需要他——谁需要谁还说不定呢。倒不是说我觉得这没有道理。我只是觉得⋯⋯那家伙没有资格。如果法律允许我就收养乔尼了,可我问了律师不行。"
史蒂夫发出懊丧地一声咕哝。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儿,但他也不想和盘托出,感觉那好像是某种道义上的施压。"彼得,你还小,还得专注学业。苏也要上学⋯⋯可能照顾乔尼对你们有些负担。你们值得更好的未来。"
"有乔尼在就是更好的未来,没什么比家人在一起更重要的了。"
史蒂夫顿了顿,他把其他的话咽回肚子里。"你说得对。"
"史蒂夫!"楼上有人喊他。彼得这才恍然地紧张起来,"还有一件事儿,该死的,我忘了说最关键的部分,"他清了清嗓子,"托尼来学校了。"
这倒出乎罗杰斯的意料外,托尼的名字就让他没来由地一阵紧张。他试着打趣:"他要替你开家长会?"
"什么?不!不知道怎么搞的他现在是我们物理专业的教授。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这门课给当了,并且完全不听我解释。"
男孩儿欲哭无泪:"所以,史蒂夫。我真心想道歉,但我也真心想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倒不是没有设想过从事教学职业,但如果一个简单道理讲三遍对方还不懂的话,托尼就会直接抓狂——浪费时间。他自认为没有从事教育者应有的耐心和品德,而且太多孩子在他旁边说话会令他烦躁,更大的原因是他的大脑能够多线程运转,所以如果这个事儿不是很有意思,他会直接跳到别的思考方向上去,然后你们就会得到一个不知所云的教授,只因为教你们应该只看一遍就会的基础物理常识不如他在脑海里敲打某件能够改变未来的科技来得有趣。
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学校是少数不会利用他失败的话题性进行炒作的地方;由于技术权的问题,他也不能去别家同类公司就职,在清算重组之前,他也算是斯塔克工业的财产之一,只能等待分配。但罗迪已经和他联系上了,也许下个月就会来纽约;他还真有个孩子要养。他绝不再指望罗杰斯,绝不。乔尼是他的,不管自己表面上抗拒、否定还是承认,不管自己内心有多震撼、恐惧或者感激,他的就是他的。他就要有什么是史蒂夫带不走的,介于另一个世界里他几乎带走了他的所有值得珍惜的部分。平庸的生活像是野兽,在后头紧紧嗅探着他的脚步,他想起克林特那句话,你会变成你最讨厌的那种人。
托尼在门口顿了一会儿,他把新买的抱枕和玩具往腋下夹紧,好腾出手来敲门。第一句话该怎么说来着?嗨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让我们再握个手做好朋友,你觉得怎么样,乔尼?
他扯扯嘴角,把手放在门把上。
"!!!!"
下一刻他忍不住惊叫起来了,几乎瞬间向后跌坐下去;抱枕和玩具都掉在地上,可他顾不得那些,跟着一脚踹在门锁旁边。门被狠狠撞开,乔尼尖叫着被力道撞去了床头,他的漫画书噼里啪啦地砸下来;托尼在能反应过来的最快的时间里冲了过去,压根在思考之前就用身子把小圆脑袋环在怀抱中间——他注意到不正常的过高体温,简直像烙铁一样贴着他的心脏。
"⋯⋯托尼?"小家伙看到了他烫伤的手掌,急忙拉开两人的距离。"你怎么了?!啊⋯⋯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
"我操,没事,你——"他看着孩子,突然猛地拽过他的掌心,那里正散着轻微的蒸汽。
乔尼看起来快哭了。他圆脑袋上的小脸通红,蓝眼睛看起来就像是队长的翻版——打住,平常他才没有那么实诚。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托尼。我不知道你会来。苏不在家,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我感觉有人站在门口却不敲门,我觉得害怕,我只想反锁上门阻止他进来。"
托尼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瞬间便起了水泡的手掌,还有冒着蒸汽毫发无伤的乔尼软嫩的手心。超能力?!也许。这事儿如果在他原来的世界倒好解决。但我以为这个世界没有那些能力?没有美国队长,没有钢铁侠,连克林特也做不到百发百中。没有外星人入侵,没有变种人出现的记录,没有什么该死的魔方或者宝石,连人工智能都还没发展到模糊式交互(可怜的贾维斯)。
但——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乔尼努力地吸了几口气,他身上的温度逐渐恢复正常。他用指尖试了试碰托尼,最终小心翼翼地试着只拽住他袖管的小角。"别告诉彼得和苏⋯⋯求你。我能控制好它,之前从来没出过错。求你,我不要被送去其他什么地方。"
"嘿,看着我小子,没人要把你送去其他地方。"托尼安抚地说,他按着小孩儿还没长结实的背脊。"这是怎么回事?有人知道吗?"
"梅知道,"他抽咽着说,"她要把我送走。"
"不会的,她只是吓唬你,因为你偷吃了她的核桃蜜枣面包。"托尼笃定地扯淡,可小孩子仿佛被吓住了,一动不动用崇敬的眼神瞧着托尼,大概他真的偷吃过。托尼用余光瞥着他,心里忍不住有点怪异的得意;"彼得他们不知道?"
"不知道。一旦有什么⋯⋯我都会跟他们说是我玩坏了打火机。"
"所以,这就是我俩的秘密了。"托尼眨眨眼睛。"你干了什么,霹雳小子?"他把乔尼放好,一脸好奇。
乔尼大概从未想过会有人这种反应,听到他用打火机烧了什么的时候苏和彼得都像是要抓狂,并且总以为他有某种精神上的疾病,比如压力控制问题之类的。没错,他可能真的有。但被别人这么看着谁都不好受。
"你是个怪人,托尼。"
"没错,我们可以比比谁更怪。"
乔尼咽了咽口水。
"我不高兴的时候有时会控制不住情绪,那时候,就会容易点着⋯⋯什么。"小家伙绞着托尼的袖子,"上一次我不小心烧掉了抱枕,苏吓坏了,她几乎把所有能燃火的东西全部移了出去。但有的时候真的很难控制那种感觉,我就⋯⋯跑了出去。我想把它转移到别的地方,最后就烧了一个垃圾桶。"
"喔——。"托尼拖了长音。也许不该在这种时候表扬,家长手册上准会这样写,美国队长的手册上也准会这样写,但斯塔克偏偏觉得这棒极了。"你有分辨可燃与不可燃的垃圾吗?"乔尼扬了扬脖子,"当然了,我分辨了。"为了确认这一点他甚至爬进垃圾桶,然而在里面弄出了一个小规模的爆炸——这种事儿不告诉托尼也一样没问题。他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你帅极了,小子,别担心。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作为交换,你也不准再生我的气了。拿着你的新抱枕和手办,把你的漫画书垒好。我去给你换个新门把。"
"托尼,你的手,——很痛的话是得去医院的,我听说。"
"没事儿,不算痛,比这痛的事情多了去了。"他扬了扬手,"我只要不去想它——"
手腕在半空中被扣住,他没来由地觉得心脏一阵毫无道理的紧缩的锥疼。
史蒂夫抓着他的胳膊,将他的手掌翻到面前。托尼立刻挣脱了他,手掌在空气中划过的感觉热辣辣地疼。"你干什么了,托尼?"
托尼翻了个白眼,好极了,就凭你这口气。乔尼立刻缩成了一团,所以他不得不用更加无所谓的口吻甩开他。
"可能,二度灼伤?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甩了甩手,"实验室里的常事。你知道,我就是干这一行的。比起那次用电焊枪烧掉自己小腿的表皮来说——"然后他看见史蒂夫手里拿着一个一模一样的钢铁侠抱枕。
"你得去看医生,或者至少上点药处理一下,托尼。"史蒂夫说着,他走了进来,看见在收拾漫画的乔尼。"嘿,小英雄。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这个该死的混蛋,该死的套路,该死的他闪瞎狗眼的甜心微笑。要送你也该送美国队长,谁给你资格送钢铁侠了?
托尼原地站住了,他让他的大脑延缓处理手部的疼痛:"当然,我当然处理过了。你可不是我的保姆,罗杰斯。"他奋力地挤开史蒂夫的屁股——挤进乔尼的小房间里,着狭小的除了床就是过道和漫画的房间现在里头站了三个人,虽然史蒂夫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站在门口,但光是他的胸肌就占据了绝大多数空间。
来,给力点,小家伙,看在我刚才那么帮你的份上,你就该嫌弃地跟他说:"噢,钢铁侠的抱枕?我已经有过一个了,托尼送我的。"但乔尼显然并不买账,他贪得无厌地将这一个也尽数笑纳,还给了史蒂夫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明明已经有我(给的抱枕)了。"托尼不满地指责。
"我说过我的梦想是一屋子的钢铁侠。"乔尼说,"梦想要做大一点。"
托尼终于实打实地翻了白眼。
"这梦想真是够大的,大概有美国队长的胸肌那么大。"
乔尼立刻不再理他,他好像比一般的孩子更容易转换关注点,思维跳跃得相当快速。他抓着史蒂夫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论近期的漫画之旅:
"⋯⋯这一期的情节太棒了。不过我好像隐约看到了坏兆头。你在打某个坏主意,是不是?拜托给我一点暗示,我不是要你剧透。"
史蒂夫笑起来。"故事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小子;画面也是,都是团队一起合作的结果。不过我倒是可以剧透给你——"
小家伙的眼睛立刻晶闪闪地亮起来了,如果有尾巴,托尼可以想象它正在拼命地摇动示好。史蒂夫在床沿坐下来,他轻易取代了托尼的位置,托尼只好酸溜溜地站在一边,看他俩像对真正的父子那样亲昵地挤在一起,他们都有该死的漂亮又迷人的蓝眼睛。
也许他是比我适合,也许他会是个好父亲。倒不是说妥协,只是如果我真的要跟美国队长结婚的话,他一定是那个要提出有个孩子的老古板。他就不能接受丁克之类的——泛自由主义婚姻观,抱歉,别查字典,这个词是我生造的。我和这孩子能有什么共通点?他像史蒂夫,他喜欢史蒂夫。让喜欢史蒂夫的都到外太空呆着去,然后托尼•斯塔克就可以一个人占有整个世界了。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史蒂夫在和乔尼说话的时候用余光偶尔地瞥过来,他的脸带着笑意的,底下藏着一点恳求的意思,托尼转过脸去不看他。
但交谈的话语还是钻进他的耳朵里,漫画家宣布着接下来的剧透: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复仇者们团结一致,并肩奋战,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乔尼愤怒地朝他扑过去,"你太狡诈了,史蒂夫!"他不得不伸手把他的圆脑袋摁下去。
"我只是陈述事实。难道你还想要别的什么结局吗?"
然后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史蒂夫再抬起眼,想寻求托尼的支持——
可那窄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他和乔尼,斯塔克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评论(7)
热度(143)

© 埋骨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